字数:2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历经千辛万苦,黑铁一辉终于突破重重险阻取得魔法骑士资格,并且娶得他心爱的法米利昂王国第二王女史黛菈为妻,婚后两人育有一子一女:长男光义与次女安琪拉,并且继续担任一线魔法骑士之职以打击魔法犯罪伸张正义,一家人则是和乐融融,生活在爱与幸福之中。  然而这幸福的一家突然在一夕间崩毁:在一次休假中,一辉带着一家人在罕有人迹的深山湖畔小屋度假,就在深夜时分时……  「嗯…啊…讨…讨厌啦一辉,光义和安琪拉会听到的…」史黛拉满脸通红的呻吟道。  「放心吧,孩子们玩了一天都累坏了,现在都睡得很沈不会有事的…话说我们已经很久没好好温存了,今晚一定要好好将史黛菈的巨乳丰臀玩个够!!嘻嘻…」  「讨厌啦,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跟个小色鬼似的…嗯啊!!」在丈夫用双手隔着性感睡衣爱抚刺激双峰与淫穴下,史黛菈忘情地浪叫起来。  「嘿嘿嘿……尊夫人美妙淫荡的肉体,也让我们兄弟们分享一下吧。」  几十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夫妇俩的臥室内。  「什、什么??」  「你、你们是!!」  一辉与史黛菈连忙伸手去拿摆在床边的爱剑,但是一道魔法闪电射来,一辉在惨叫抽蓄中倒在床下。  「一辉!!你没事么!?」史黛菈一边惊慌失措地大喊,一边却已经拿到爱剑与敌人对峙,但却发现眼前更为惊恐的事实。  「爸爸!!妈妈!!」  「爹地!!妈咪!!」  十四岁的爱子光义和XX岁的爱女安琪拉被黑衣人们五花大绑地押进房来,两人的颈部都架著利剑。  「哼哼哼…史黛菈前王女,如果不想让妳跟那杂碎所生的杂种儿女有何不测的话,就赶快弃剑投降!!」为首的黑衣人冷笑道。  「你…你们是…日本魔导骑士联盟的人!!」  「哼,没错,黑铁那杂碎明明是个没有魔法天分的废物,却凭著运气侥幸成名还搞得我们大丟颜面,这个仇现在我们就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住口你这龌龊下流的东西!!一辉明明是靠拚上性命的觉悟与努力才有今天,不许你侮蔑我老公!!」  「哼!!废话少说!!快投降,否则…」  为首的黑衣人转头示意,挟持安琪拉的黑衣人便用利剑在安琪拉的粉颈上轻抹出一道血痕。  「好痛!!妈咪!!救救我!!!」安琪拉哭喊道。  「快住手!!我知道了!!別伤害他们!!!」  为了保护心爱的家人,史黛菈赶忙将大剑丟在地上高举双手投降,黑衣人们则一边不怀好意的淫笑着,一边从四面八方一拥而上。  「嘿嘿嘿…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复仇好戏开始。」  在度假小屋的客厅里,一辉光义与安琪拉三人被五花大绑,嘴巴被布条绑住倒在地板上,在他们的眼前正上演著由他们心爱的妻子与母亲所上演的淫靡惨剧。  「嗯…嗯…嗯…」身穿黑色性感睡衣的史黛菈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被黑衣人们强制拉开,七八只手隔着薄如蝉翼的奶罩与内裤粗鲁抚摸搓揉玩弄史黛菈高耸的双乳、淫穴以及菊门,史黛菈紧闭含泪的双目,用双手与樱唇来服务黑衣人们粗大的鸡巴。  (啊啊…亲爱的…光义…安琪拉…你们不要看,千万不要看…)史黛菈在内心深处乞求道。  「嘿嘿嘿…看清楚点,你的母猪王女爱妻真是会吹男人的鸡巴」一名黑衣人一边朝一辉讥笑着,一边将自己粗壮的鸡巴更猛力地往史黛菈嘴中抽插。  「孩子们,看看你们的母X妈妈。」另外一个黑衣人起哄道∶「你们妈妈吹鸡巴的本事真行,连最会吹鸡巴的妓女都比不上。」  (不…不要听他们的…这些都不是真的…嗯啊啊啊……)  「哼哼,接下来,重头好戏上场!!」  为首黑衣人老大一声令下,黑衣人们用力将史黛菈的黑色性感奶罩与内裤自身上扯下。  「不!不要呀~~~求求你们,不要在我老公和儿女面前!!吚呀啊啊啊~~~」史黛菈一边惊叫哀求,一边拼命抵抗著。  「快住手啊啊啊!!!你们这些人渣败类!!!快放开史黛菈~~~」狂怒攻心的一辉靠著惊人意志力克服身体的麻痺并挣脱口中与脚上的束缚,冲上前去想要解救爱妻,却在妻子儿女的惊呼声中被另外一记雷电术给狠狠击倒在地。  「一辉~~~!!!!」  「哼,还真是个死不放弃的杂碎……还有母猪妳別再给我抵抗,否则我现在就宰了妳的宝贝杂碎老公!!」  (对不起,一辉,孩子们……我没有別的办法了)  潸然泪下的史黛菈放弃抵抗,任由黑衣人们将薄如蝉翼的最后一道防线扯破撕下,雪白浑圆的挺立双峰登时弹出,流着透明汁液的粉色蜜穴以及小巧呈淡褐色的菊门也都一览无遗地曝露在众人面前。  「哇!你们看,这个平时道貌岸然的婊子居然刮过毛了。」其中一名黑衣人笑道。  史黛菈羞红了脸,原本为心爱老公所做闺房之乐服务现在却白白便宜了这些恶霸,还让自己身上最隐私羞耻的地方被儿女们看得一清二楚。  「史…史黛菈…」连挨两道雷电术重击,已经气若游丝的一辉一边呼喊着爱妻的名字,一边拼命想要起身。  「你这不知自己斤两分寸的废物真是烦人!!!在我们兄弟把你的淫荡母猪老婆给干个够时,你就一边欣赏,一边用母猪的奶罩内裤安慰自己吧!!!」  黑衣人老大命令手下将一辉给再度绑紧,把史黛菈的奶罩塞进一辉的嘴中并用布条牢牢封住,接着扯下一辉的睡裤与内裤,将史黛菈破损的性感内裤紧紧缠绕在一辉的阳具上。  「呜嗯嗯!!!!」阳具被缠紧所带来的剧痛让一辉忍不住痛哼出声。  「一辉!!!」  「嘿嘿嘿,母猪妳知道吗?男人的阳具要是被绑紧,久了可是会坏死的喔,不想你心爱的废物老公变太监的话,就乖乖照我们的话去做!!!」  「知…知道了…」  黑衣人们一边用手指挤压揉捏史黛菈的双峰,拨开玩弄她的蜜穴菊门,一边将光义与安琪拉上前来,强迫孩子们仔细观看他们心爱的妈妈是如何被众人所玩弄。  「啊啊…不…不…光义…安琪拉…闭上眼睛…不要…看…呜嗯嗯~~」一名黑衣人再度将大鸡巴塞入史黛菈的樱唇中抽插,也中断了母亲对儿女的哀求。  满心恐惧的安琪拉看着自己美丽温柔的亲爱妈妈现在只有少许破布条与破损性感吊带袜在身,双腿大开蹲在地上,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曝露在众人面前,妈妈一边哭泣呻吟著,一边用嘴与双手吸吮搓揉站在身旁四周黑衣人们巨大丑恶的阳具,其他黑衣人或蹲或躺,手嘴并用地轮番玩揉吸舔妈妈的豪乳蜜穴与雪臀。  看到自己原本引以为豪,英姿焕发的妈妈因为自己和妹妹的缘故而束手就擒,在全家人面前沦为这些畜生黑衣人的玩物,光义的内心就充满了愤怒羞耻与痛苦,但渐渐的,他发现自己忍不住在看着妈妈被众人所玩弄的坚挺雪白双峰与湿润粉穴,他满怀对为家人牺牲的挚爱母亲的罪恶感,但却没法克制自己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黑暗欲望,下体开始勃起。  「嘿!看!这浑小子看着自己妈妈为我们兄弟服务就让他变硬了!!」  黑衣人老大用手指拨开史黛菈如蔷薇花瓣般精致的大小阴唇,并令自己手下兄弟将光义押上前来看着自己挚爱母亲粉穴的湿润内部,光义面红耳赤,满心惭愧羞耻,但是阳具却忍不住越胀越大。  「好好看着,杂种小子」黑衣人老大顺手扯去光义嘴上的绑条「看看你母猪妈妈的淫穴,想知道她为什么要刮毛吗?因为她喜欢把她淫荡的小穴露出来给人看。对不对呀?母猪妈妈?」  史黛菈所能做的只有继续张开她的大腿,吸吮黑衣人们的鸡巴。当最后一名黑衣人高潮射精后,史黛菈的嘴巴吐出紫色的大龟头时发出了响亮的『波』一声,大量白浊腥臭的浓精沿着嘴角留下。  黑衣人将两个孩子押上前来,史黛菈知道那些男人希望她说什么,她决定要顺着他们的意思来保护自己心爱的老公与儿女。  「对┅┅」史黛菈内心中为自己的孩子可能会以为她是认真的而感到无比羞耻,但只能拼命含泪忍耐。「我喜欢让人看到我的阴户。」  「在哪?贱货。告诉我们你喜欢在哪让人看。」  史黛菈需要编一个故事,编一个那些男人喜欢听的故事。  「我是一个魔法骑士教官┅┅」  「我在上课的时候从来不穿内裤┅┅我喜欢穿着短裙,坐在教室的前面打开双腿,这样学生们都可以看到我的阴户和肛门。」  (噢!不┅┅孩子们,不要以为我说的是真的。)  黑衣人将史黛菈压到地上,将她的双腿拉开,好几只手轮番搓揉玩弄她的双乳与蜜穴菊门,史黛菈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  「继续说啊,母猪,妳难道只是让他们看而已吗?」  史黛菈一边拼命忍耐加诸在自己双乳与下体上的挑逗刺激,一边咬牙说道:「不只这样…啊啊…有时候我会叫…叫几个学生放学后留在教室…我…我会先蹲下来帮他们吹鸡巴┅┅然后┅┅嗯啊┅┅我┅┅我会请他们舔我的阴户和肛门┅┅嗯啊啊啊!!!。」一名黑衣人用舌头猛烈刺激史黛菈的阴蒂与肛门,强烈的快感让史黛菈忍不住高声浪叫。  「还有呢??」黑衣人老大一边冷笑着,一边俯身掏出鸡巴,并将巨大丑陋的坚挺黑色阳具抵在史黛菈的阴门上「母猪,最后妳会恳求学生们做什么呢?」  (啊啊……亲爱的一辉,光义,和安琪拉……对不起…对不起…)  满心绝望的史黛菈一边在内心中向挚爱的老公跟心爱的儿女道歉,一边撕心裂肺的说道:「最……最后我……我会躺在地上……打开双腿……掰开淫穴……请…请求他们…他们…用大鸡巴用力地干我嗯啊啊啊啊啊!!!!」  「呜嗯嗯嗯嗯嗯嗯嗯!!!!」  「妈妈啊~~~!!!」  「嗯嗯嗯嗯嗯~~~」  在家人绝望的惊喘哭喊声中,黑衣人老大的大鸡巴深深插入史黛菈的淫穴中。  「哈哈哈~~~没想到生过两只小畜生后,妳这母猪王女的骚穴还是和年轻处女一般的紧致啊!!过去几年真是白白便宜妳那废物老公了!!」  黑衣人老大一边高声讥嘲辱骂着史黛菈,一边更加奋力地用著自己的粗大鸡巴自背后抽插姦淫著史黛菈的美穴。  「啊……啊……不要……求你……嗯……不……要……啊……在我……老公……孩子……啊……面前……嗯呜呜呜嗯~~~」  另一名黑衣人走上前来将大肉棒插入史黛拉的嘴中抽插,中断了史黛菈的最后哀求。  黑衣人老大一边淫笑着,一边将史黛菈一条修长雪白的玉腿高高擡起,强迫一辉光义与安琪拉看清楚自己是如何用大鸡巴狠操他们挚爱妻子与母亲的淫穴,而为了保护心爱的家人们,泪流满面的史黛菈唯有紧闭双目,强忍羞耻地用自己的樱唇粉舌与蜜穴服务著黑衣人的大肉棒。  经过数分钟的姦淫后,黑衣人老大与其手下先后达到高潮,在一辉一家人惊叫哀号声中,大股鱼腥浊白的精液灌满史黛菈的樱唇美穴,并在史黛菈痛苦的喘息中洒满一地。  「嘿嘿嘿……接下来该让我其他兄弟们好好享受了……」  「不……不要过来……嗯呜呜呜嗯~~~」  在之前的姦淫中尚未喘息过来的史黛菈只来得及发出微弱的抗拒声,随即被多名黑衣人压在身下。  浑身无力的一辉下体传来阵阵剧痛,昏暗模糊的视野中只见到心爱的妻子一边哭叫呻吟著,一边被迫各种淫荡的姿势来承受黑衣人的轮番姦淫:史黛菈修长的美腿被粗暴地拉开,黑衣人们轮番以一条条丑恶粗大的鸡巴用力抽插爱妻的樱唇粉穴,并恣意地用手掌猛力拍打爱妻雪白的丰臀,印下艷红色的掌印,接着黑衣人又狠狠掰开史黛菈的雪白美臀,将她小巧美丽的菊门暴露在众人眼前,在爱妻充满淫辱哀羞的惨叫声中,黑衣人拿着涂满春药的假阳具与肛门珠轮流玩弄淩虐爱妻的肛门,在黑衣人的粗鲁蹂躏之下,史黛菈的菊穴变得红肿并流出红褐交间血丝粪汁,丰满浑圆的双峰则被任意挤压揉捏,变得青一块紫一块……一辉快被心中无限愤怒与绝望给逼疯,却只能连动都不能动地躺在地上,任由这等淫靡惨剧就在眼前发生在爱妻身上。  十几名黑衣人在史黛菈身上轮流逞完兽慾之后,黑衣人老大再度走到史黛菈身边。  「哼哼哼……妳的废物老公看来已经挺不住了,再不松绑,他的软弱老二就要永远跟主人说再见了。」  「求……求求你们……放过…一辉吧……」经过轮番淫虐,豪气尽丧的史黛菈颤声苦苦哀求道。  「嘿嘿嘿……可以啊,只要妳肯乖乖听话的话。」  「我……我知道……只要你放过一辉……我…我什么都…都肯做。」  「很好…把那个臭小鬼带上来。」  在亲眼目睹发生在挚爱母亲身上的淫靡惨剧后,浑身颤抖,满脸通红,阳具高高举起的光义被推上前来,被迫跪在母亲大开的双腿间。  「妈…对不起…」  「光义……」  「小鬼………现在用你的嘴和舌头将你母猪妈妈的淫穴给舔干净。」  「呜嗯嗯嗯……」原本宛如行尸走肉躺在地上的一辉再度挣扎起来。  「不!」光义惊惧交加的说道。  「叫他舔,『妈妈』。」黑衣人老大喊道∶「快叫你的杂种儿子舔,否则我现在就让你的废物老公和他的小老二分家。」  就是这样。史黛菈知道这就是那些男人要的。他们要她作贱自己,要她在她的家人面前变成一个荡妇。但她知道这是她的家人唯一的生机,她必须要这么作。  「乖孩子┅┅舔妈妈的 .」史黛菈伸出双手抱住她儿子的头,对着他说。她强压儿子的头到自己的两腿之间。「快┅┅光义快舔吧!」光义知道现在的处境实在不容他不做。他终于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妈妈的淫穴 .「嗯┅┅啊┅┅」史黛菈立刻发出了呻吟,她并不是装的。儿子的舌头在她的阴蒂和她的淫穴中来回舔著。  (他真行┅┅)史黛菈一边心想,口中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两名黑衣人靠上前来并拉出自己的阳具,移动到躺在地上的史黛菈身旁,史黛菈自动开始为两个黑衣人口交,在两根大肉棒之间来回的舔著、含着,她十五岁的爱子正在舔著她的下体,禁忌的羞耻与火热的快感让她嘴中含着粗大的阳具却仍然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为了挚爱的母亲,光义强忍著恶心作呕的感觉,轻柔的用舌头与嘴巴在妈妈如蔷薇花瓣般精致的粉色大小阴唇,小巧圆润的阴蒂,以及充满淫糜气息的湿润蜜穴间来回吸吮清理著,将恶人们留在母亲身上的大量腥臭浓精一一舔干净,但同时间,高涨的黑暗欲望却让他忍不住将双手伸向妈妈的豪乳并开始搓柔起来;光义心中的一部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另一部份却十分的兴奋。  (喔┅┅光义,你在做什么?)史黛菈试着对抗下体传来源源不断的快感,但越来越强烈的禁忌快感让她无法克制自己。她用双手将自己的腿拉到肩上,让自己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儿子的面前。「啊┅┅啊┅┅」强烈的刺激很快的让史黛菈越来越火热。她听到那些黑衣人的不怀好意的淫笑声,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反而更兴奋。  (他们在看我儿子舔我的淫穴!)一想到这,史黛菈感到好像一股强烈的电流传过身体,她将双腿放下,将自己的屁股往上挺动,回应著光义的舌头。她低头看着光义,看着儿子的脸上沾满着自己的淫液与白浊的精液。  几名黑衣人上前来将光义压倒在地,拉起史黛菈并强迫她跨坐在爱子脸上,母子两人被摆成69姿势,最后两个黑衣人一同上前,用大鸡巴一前一后抽插史黛菈的淫穴与樱唇。  光义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难以置信的景象:黑衣人丑恶的大鸡巴猛力贯入破开挚爱母亲蔷薇花瓣般的大小阴唇,在自己的诞生之处肆无忌惮地来回冲刺姦淫著,母亲被塞满大鸡巴嘴中所发出绝望的喘息呻吟声,毛绒绒的粗腿猛烈撞击母亲雪臀与丑恶黝黑的巨根疯狂抽插著母亲蜜穴的骇人影像,以及一股股充满淫糜气息的透明淫液自母亲不断遭大肉棒姦淫抽插的阴门淫穴中飞溅而出的情景在在刺激著少年的神经,黑暗的欲望登时充满光义内心。  光义猛然擡起头来,开始用舌头与嘴唇疯狂进攻刺激母亲的阴蒂与淫穴。  「嗯喔喔喔喔喔喔~~~!!!!」在儿子猛烈的刺激下,史黛菈忍不住高声浪叫起来。  「干!!好一对淫子荡母,这母猪的淫荡贱穴收得好紧,操起来更爽了!!」  一辉只觉得眼前一片昏黑,爱妻在他眼前一边帮人口交,一边被们猛力的操著淫穴,亲生儿子还被迫躺在母亲身下一边近距欣赏这场姦淫秀,一边舔著妈妈的淫穴~无边无尽的心痛绝望与盲目怒火让一辉再度慢慢克服身上的麻痺与下体的剧痛。  数个黑衣人轮番上阵,在一波波猛干狂操后将大量浓精射入史黛菈的淫穴中,又再度用假阳具与肛门珠对史黛菈的菊门进行猛攻,史黛菈一边高声浪叫著,一边将白浊鱼腥的精液与红褐微臭的血丝粪汁流满儿子一脸,光义却有如浑然未觉,只是拼命吻著舔著吸着挚爱母亲的阴蒂与淫穴。  在最后一位黑衣人干完之后,近乎昏厥的史黛菈被以X交式压趴在地上,光义被推到母亲身后,硬得不能再硬的阳具抵住自己诞生之处。  「小杂种,」黑衣人老大冷笑道「现在在你的杂碎爸爸和妹妹面前,用你贫弱的鸡巴用力操你的母猪妈妈。」  「不…不要…」被压在地上的史黛菈声若游丝地哀求道。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因无边愤怒与恐惧而压倒身上麻痺与剧痛的一辉再度挣脱綑绑冲上前去,却被身旁监视的黑衣人重击倒地。  「一辉!!!!」  「爸爸!!!」  黑衣人老大走上前去,一脚踏在倒地一辉被内裤与绳索绑紧的下体上,并且用力踩踏。  「最后一次警告:快教妳的儿子用他的小鸡鸡用力操妳的母猪穴,否则我就踏碎妳无能老公的卵蛋。」  「没…没关系的光义,为了保护爸爸和妹妹…妈妈不会怪你的…快光义,快点进来吧…」史黛菈一边颤声说着,一边伸手将自己的淫穴掰开,扭动雪臀将自己的阴门在爱子的龟头上揉擦按摩著。  「妈、妈妈……」光义喃喃自语著,最后一丝理智让他迟迟不敢再进一步。  「快点操你娘亲,你这没用的龟孙!!」一名不耐烦的黑衣人终于踏上前去,一脚踢在光义的屁股上。  「咿呀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  「嗯嗯嗯嗯!!!!」  在母子两人的绝叫,父亲的哀号,以及妹妹的惊喘声中,光义的鸡巴终于硬生生插入自己的诞生之处。  「嗯~啊~啊~啊~光义…啊…我的…光…义…啊…」  「啊…啊…妈妈…妈妈…」  在黑衣人的淫威逼迫下,光义含泪用自己的鸡巴干著挚爱母亲的美穴,虽然心中充满着背德罪恶感,但母亲充满诱惑的雪白丰臀,和因被残酷玩弄而湿润红肿的菊门,以及自己的鸡巴在母亲温暖又紧致的阴道中进出摩擦时所传来的阵阵淫悅欢愉就让光义感到无比兴奋,他开始对母亲的淫穴进行更加狂热猛烈地抽送,史黛菈则更加淫荡的摇摆美臀予以回应,母子两人发出的淫声浪叫也越来越响亮。  「呜喔喔喔喔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妻先是被黑衣人渣轮奸蹂躏,现在更要被迫目睹自己爱妻爱子上演母子相姦的惨剧终于让一辉彻底崩溃痛哭失声,在泪眼模糊中,他看着爱妻被儿子的阳具从背后抽插,更令他五内俱焚的是,爱妻一边用嘴巴含着別人的阳具还发出快乐的呻吟,一边挺动着下体来迎合着儿子的阳具,母子两人发出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淫叫声……彻底的心死绝望,以及下体所传来越来越猛烈的剧痛,让一辉翻起了白眼……  XX岁的安琪拉看着一幕幕超乎想像的淫靡惨剧在她眼前上演,未经人事的她还不能充分体会母亲所遭受的淫虐对待是多么惨绝人寰,只隐隐知道有很糟糕的事情正发生在自己亲爱妈咪的身上,等到再看见自己的哥哥压在妈咪身上,两人都发出奇怪喘息与叫声时,巨大的恐惧与不安更让安琪拉脑海一片空白,心脏不由自主地狂跳,两腿间传来怪异的湿黏感觉。  「啊…啊…用力…光义…用力干我…」史黛菈吐出嘴中的鸡巴,回头对着儿子忘情淫叫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光义把母亲翻过身来压倒在地,双手大力搓揉母亲的豪乳,用嘴巴与舌头尽情挑逗玩弄两座雪白山峰上的粉色蓓蕾,母子两人高声叫著喊着,彻底沈沦在近亲相姦的禁忌愉悅中。  「喂!!母猪,再不让妳的杂种儿子射出来,妳的废物老公可就要老二不保了。」  「一…一辉!?快…快点光义…快点把你的精液射进来……」  「啊…啊…喔…妈妈…妈妈…」  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一辉两眼无神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越来越猛烈的用阳具抽插自己的爱妻,史黛菈则用两腿紧紧圈住爱子,同时收紧用力小穴。  「喔…喔…妈妈…妳的淫穴好紧…我要射了…要射了喔喔喔喔!!!!」  「啊…啊…光义…快点…快点射出来…快点射进来嗯啊啊啊啊啊!!!!」  「呜嗯嗯嗯嗯嗯~~~!!!!」  就在母子两人到达近亲淫虐相姦高潮的同时,黑衣人老大也解开绑在一辉阳具上的绳索束缚,大股白浊浓精瞬间从一辉已胀成紫黑色的鸡巴中喷洒而出,将摆在上头的爱妻黑色性感内裤染成一片雪白。  「你们已经复仇够了吧??可以放过我们一家人了吗??」看着筋疲力尽沈睡在自己怀中的爱子,以及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老公,史黛菈再次向黑衣人们低声下气的哀求道。  「不,我不这么认为┅┅」黑衣人老大冷笑道:「接下来该轮到妳的宝贝女儿了。」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另外两个黑衣人捉住失神的安琪拉,男人们撕下安琪拉嘴上的布条,扯掉安琪拉身上的睡衣内裤,接着一名黑衣人用大鸡巴抵住安琪拉未经人事的小穴。  「不要碰我!」安琪拉终于回过神来,害怕的大叫著,并拼命用双手阻止男人们侵犯她的下体。  「爹地!!妈咪!!光义哥!!救救我!!!快来救我!!!」安琪拉高声哭喊着。  「呜嗯嗯嗯嗯~~~」爱女的求救声让一辉自昏迷中甦醒,却发现自己被从头绑到脚,嘴巴被爱妻沾满精液的内裤塞住绑起,只能倒在地上做无用的蠕动挣扎。  「安琪拉!!!你们快放开她!!!」同样因为心爱妹妹的求救声而惊醒的光义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想救回妹妹,却被其他黑衣人压倒在地。  「光义!!安琪拉!!求、求求你们,他们都还只是孩子,你们想做什么,都冲著我来就好!!!」  「这可是妳说的喔,母猪王女。」  在夫妻俩的臥室中,一辉与光义被綑绑压倒在地,安琪拉则被其中一个黑衣人从背后抱起,未经人事的小穴被硕大无朋的鸡巴给牢牢抵住。  史黛菈换上另一套性感纯白薄纱睡衣坐在床上,身旁围绕着十名壮汉。  「听着母猪王女,」黑衣老大淫笑道「妳只要在十五分钟内让我这十名弟兄高潮射精,我们就饶过妳女儿的小穴,否则的话……」  「知,知道了……」  「妈咪……」  「別担心,我的宝贝」史黛菈凄楚的对着女儿强颜欢笑道「妈咪一定会好好保护妳的。」  黑衣人老大一声令下,史黛菈瞬间隐没在十名壮汉身躯之下。  当初与心爱丈夫欢度初夜,薄如蝉翼的纯白性感睡衣被壮汉们迅速扯下撕开,史黛菈浑圆雪白的双乳登时弹出,任由壮汉们揉捏玩弄,接着壮汉们拉开史黛菈的玉腿,用手指与嘴巴舌头恣意挑逗刺激史黛菈的双穴,史黛菈强忍哀羞,一边在挚爱家人的眼前任人玩弄自己的淫穴与肛门,一边手嘴并用的为壮汉们的鸡巴服务。  壮汉开始一个接着一个轮番上阵操著史黛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史黛菈一方面拼命收紧淫穴,猛力摆动雪臀,以求让壮汉们尽快高潮射精,一方面则用双手与樱唇粉舌挑逗吸吮搓揉刺激其他壮汉的鸡巴,成功让一些壮汉在未能插穴前便已经高潮射精。  然而速度还是不够快,眼看时限就要到了,还有数名壮汉排队等着要操史黛菈。  「哎呀哎呀母猪王女,只剩下五分钟了,再不想想办法,妳的宝贝女儿可要被大肉棒给贯穿啰~~~」  「妈,妈咪~~~~~」  安琪拉身后的黑衣人开始用大鸡巴摩擦挤压安琪拉的蜜穴,安琪拉在惊恐交加之下忍不住向母亲高声哭喊求救。  史黛菈一咬牙,掰开自己的臀肉,露出因饱经摧残淩虐而红肿流汁的双穴,在尚未姦淫她的壮汉眼前摇摆雪臀。  「请…请各位…同时…同时操我的双乳…淫穴…和肛门…」  兴奋莫名的壮汉们一拥而上,多条黝黑粗大的巨根同时间对史黛菈的樱唇,乳沟,淫穴与肛门展开疯狂抽插,剧烈的疼痛冲击几乎让史黛菈就此晕厥过去,但是要保护爱女的决心却硬是让她挺了过来,史黛菈用力吸吮,夹紧乳沟,并收紧健壮的腹肌与肛穴的括约肌,强力的刺激就让壮汉们一个个达到高潮,一股股白浊浓精先后喷洒与灌满在史黛拉的樱唇双乳与阴道直肠中,一辉与光义和安琪拉无比心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史黛菈一边痛苦的呻吟哀鸣著,一边任由黑衣人丑恶的肉棒同时贯穿蹂躏著他们挚爱妻子与母亲娟秀如樱的玉唇,红豔娇嫩的花穴,以及小巧精致的菊门。  终于在十五分钟的时限到达前,最后一名壮汉达到高潮,在史黛菈的肛门中注满浓精。  「说…说好的…放过…我女儿…」  「哼,放心吧」黑衣人老大冷冷说道「我保证我的人绝对不会动妳宝贝女儿,但是……」  黑衣人老大忽然变脸狞笑道「我可没说不是我的人不会动妳女儿!!!」  「!!!???」  就在史黛菈惊疑错愕间,两名黑衣人忽然拿出两支发出诡异绿光的针剂,分別注射到一辉与光义已然萎缩的鸡巴上。  「喔啊啊啊啊啊啊!!!!!」父子俩人一边口吐白沫翻白眼,另外一边两人的鸡巴却硕大无朋的挺立起来。  「一辉!!光义!!你们……你们做了什么??到底做了什么!!??」史黛菈发疯似的想要找黑衣人老大拼命,却被壮汉们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嘿嘿嘿……只不过是春药罢了,超强力的春药,会让人完全丧失理性,沦为人皆可干的性奴罢了,就先便宜妳的废物老公,将妳宝贝女儿的小穴开开苞吧!!!」  「禽兽…你们这些禽兽……快点放开我!!!」  黑衣人将安琪拉抱到一辉身上,让父亲巨大的鸡巴牢牢抵在女儿的小穴上。  「不喔喔喔喔~~~」仅剩一丝理性的一辉一边疯狂的挣扎著,一边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  「妈咪…救我…求妳救救我…」安琪拉朝着史黛菈绝望的哭喊道。  「啊啊啊…一辉…安琪拉…求求你…求求你们…快住手…快住手呀哇啊啊啊!!!」对即将发生自己挚爱亲人身上,自己却丝毫无能为力的惨剧就让史黛菈彻底崩溃痛哭,歇斯底里地向黑衣人们哀求。  「咿呀啊啊啊啊啊!!!」  黑衣人冷血无情的一放,在母女两人绝望的惨叫声中,一辉巨大的鸡巴随即深深插入爱女的小穴中,  「啊……啊……好痛啊啊啊!!!爹地不要啊~~~妈咪!!光义哥!!救我!!救救我哇啊啊啊!!!」  「呜喔喔喔喔喔喔~~~~」爱女撕心裂肺的哀鸣惨叫声就让一辉痛不欲生,但是在强力的春药的作用下,一辉的下半身就宛如不受控似的将大肉棒往爱女鲜血淋漓的小穴中猛力抽插。  「啊啊啊……一辉……安琪拉………」被黑衣人压倒在床上,已经彻底崩溃心死的史黛菈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惨剧。  「嘎……哈……哈…妈…妈妈…」  「光…光义??…呜嗯嗯嗯…」  不知何时,光义被黑衣人带到史黛菈身后,在强力春药的催情下,光义的肉棒变成之前的两倍大,理性即将完全丧失的光义自身后紧紧抱住史黛菈,一边深吻著母亲的樱唇,一边将大肉棒往母亲的雪臀上摩擦。  「呜嗯…呜嗯…嗯嗯嗯!!!光…光义??…不…不可以光义…」  彻底失去理智的光义将手指伸向母亲的菊门抚摸搓揉,让史黛菈的神智一时间因为惊羞而恢复清醒,并发出微弱的抗拒。  「哈哈哈!!!这个小畜生居然想要干自己妈妈的淫肛!!兄弟们,我们就帮这小畜生一把呗,顺便让他的龟公老爸近距离观赏观赏,心爱的老婆是如何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操屁眼!!」  语毕,黑衣人老大下令手下将史黛菈架到正在被药物控制父亲姦淫的女儿面前,并跨坐在一辉头上。  「嗯啊…啊哈…好痛…不要…啊啊…妈咪…救我…救救我…」气若游丝的安琪拉绝望地向自己母亲哀鸣道。  「啊啊……安琪拉…对不起…对不起…妈救不了妳…救不了…呜嗯嗯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黑衣人已经将史黛菈的雪白的双臀掰开,曝露出先前因饱经摧残而红肿的菊门,已经彻底失去理性的光义猛扑到史黛拉背上,无视挚爱生母的哭喊哀鸣,就在父亲的眼前将自己的大鸡巴狠狠插入母亲的肛门中。  在众黑衣人无情的嘻笑嘲弄声中,黑铁一家上演著无比悽惨哀羞的强迫乱伦剧码。  安琪拉一边因为父亲姦淫所带来的剧痛而啜泣哀鸣著,一边则紧抱着妈咪,并透过吸吮母亲丰满的豪乳来试图转移注意力减轻疼痛。  史黛菈为女儿的遭遇而心碎,却只能紧紧将爱女搂入怀中,并让她如婴儿般吸吮自己的双乳,希望能就此减轻女儿的痛苦。  然而在另一方面,已经完全成为性慾奴隸的光义一边发出不成人声的咆哮声,一边将大鸡巴往自己母亲的肛门中猛烈抽插。  身上最羞耻肮脏的洞穴就在挚爱老公的眼前惨遭亲生爱子的肉棒姦淫所带来的无尽哀羞,以及儿子大肉棒在越来越猛烈抽插著自己肛门时所带来的一波波激痛与越来越高昂的欢愉刺激,就让史黛菈最后一丝的理性彻底丧失殆尽,她开始一边淫荡地摆动自己的柳腰雪臀,好让自己的淫肛能被儿子的大鸡巴插得更深更爽,一边又用自已的双手拨开安琪拉的小玉臀,并用自己的手指开始刺激搓揉爱女的菊门起来。  「啊…啊…妈咪…不要啊…不要…」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停止哭泣的安琪拉一边面红耳赤地呻吟,一边扭动小屁股,让自己的蜜穴与菊门同时接受来自爹地肉棒与妈咪手指的刺激。  「嗯…啊…啊…光…光义啊啊…用力…用力用你的大鸡巴…干妈妈…妈妈的肛门…嗯啊啊…亲…亲爱的…啊啊…你看…嗯啊…看清楚了吗…啊哈…我…咿呀…我的屁眼…嗯啊…正被…啊…我们儿子…啊啊…儿子的…大…嗯啊…大鸡巴…呀啊…给…啊…用力…呀啊…抽插…著…啊…要去…嗯啊…要去了嗯啊呀呀呀~~~~」  亲生儿子就在眼前用大鸡巴疯狂抽插爱妻肛门的惨剧,以及彻底崩溃妻子越来越疯狂淫乱的淫声浪叫就让原已心死的一辉丧失所有人性,开始更加猛烈地挺腰抽插姦淫爱女的淫穴,一家四口一边狂乱的近亲相姦著,一边发出有如兴奋野兽般的淫叫喘息声。  因眼前近亲淫虐惨剧而无比兴奋的黑衣人们再度上前,将史黛菈自一辉头上眼前拉开,并迫使已经彻底丧失神智的光义将大鸡巴自母亲的肛门中抽出,接着将光义架至安琪拉的身后,并让光义依然挺立的大肉棒抵在自己爱妹的肛门上。  「光…光义哥…不要…不要哇啊啊啊~~!!!!」  黑衣人老大举脚一踩,光义的大肉棒便在爱妹的哀嚎惨叫声中深深插进安琪拉的直肠中。  「啊啊啊…安琪拉…呜嗯嗯嗯…」亲生爱女悽惨的哭叫声,就让原本饱受哀淫惨剧折,已经接近全然麻木的史黛菈再次落泪,但黑衣壮汉们又围上前来,将史黛菈雪白修长的双腿拉开,粗壮黝黑硕大的鸡巴再度猛烈抽插著史黛菈的淫穴与肛门,蹂躏著她的樱唇与丰乳,强烈的刺激与快感让史黛菈翻起白眼,一边用嘴疯狂吸吮舔舐,用双手猛力搓揉众人的大肉棒,一边发出如含混不清的浪叫声。  一辉与光义一边用失神的双眼愣愣地看着发生在他们挚爱的妻子与母亲身上的淫靡惨剧,一边更加疯狂地用自己的阳具在自己女儿与妹妹的蜜穴与菊花中狂抽猛插。  最后一家人在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浪叫声中一起达到淫虐的高潮,在父子两人於安琪拉的蜜穴与直肠中疯狂射精之后,光义与安琪拉随即因精疲力竭而昏厥过去,而在彻底失去知觉前,一辉所看到的最后一幕是浑身沾满精液,口吐白沫,翻白眼并露出失神傻笑的史黛菈被擡到他面前,大股白浊浓精与黄褐腥臭的粪汁自爱妻的淫穴与肛门中湧出流下,彻底盖住一辉的头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精神彻底崩溃的史黛菈发出诡异的笑声。  「这是梦吧…这一定是一个恐怖又疯狂的噩梦吧…一辉你在哪??快点来叫醒我啊……」  「没错,这只是一场梦,」黑衣人老大在业已彻底精神崩溃的史黛菈耳边轻声说道「一场你们全家永远不会醒来,永无休止的恶梦。」               在此之后~  黑衣人们将修改过后的一辉一家人近亲相姦淫虐秀影像大肆散播,身败名裂的一辉以姦淫亲女的重罪被囚禁在联盟总部的地下黑牢,安琪拉被交给联盟相关保护机构予以保护,光义则因为姦淫自己亲妈亲妹的恶行被交与联盟所属少年管束机构予以再教育。  史黛菈在表面上继续维持魔法骑士教官的身分,但实际上沦为年轻魔法骑士学员的性奴,每天穿着曝露出煽情的女教师服,在教室内任由学员们玩弄轮奸。  「嗯……嗯……嗯……」  「哈哈哈!!!怎么了,史黛菈教官??妳不是在影片中说最喜欢吹我们的鸡巴,最爱让我们玩淫穴,操屁眼了吗??怎么现在这么不给力了呢??再加把劲力呀!!!」  「对呀对呀!!!母猪老师,快点展现妳那当著老公的面被自己儿子的鸡巴操淫穴插肛门时所展现的淫叫骚劲给我们瞧瞧啊!!!」  心爱的丈夫与爱子爱女全被联盟扣为人质相胁,毫无音讯,別无选择的史黛菈只能任由骑士学员们玩弄淩辱~在讲桌与书桌并拢所形成的舞台上,仰躺的史黛菈一边吸吮著学员们的鸡巴一边M字开脚,高耸浑圆的豪乳以及湿润的淫穴肛门曝露在外,任由学员们用手指与嘴唇舌头挤压搓揉以及吸吮挑逗,一波波的刺激让史黛菈发出阵阵苦闷的呻吟声。  突然教室外传来一阵人声喧哗与哄笑声,紧接着几名年长的骑士学员将五花大绑,浑身是伤,且嘴巴被口塞堵住的光义给推进门来。  「唉呀学长,带着这姦母淫妹的小畜生大驾光临,是有何指教呀!?」  「哈哈哈……没什么,只不过上头已经决定这畜生的最终惩处了,所以趁着这畜生还是目前这副德行时带来让他的婊子母猪妈妈见最后一面……」  「啊啊……光义……我的光义……嗯呜嗯嗯嗯嗯~~~~!!!」  看到心爱儿子鼻青脸肿,满身鞭痕的惨状,痛心无比的史黛菈便想起身将爱子拥入怀中安慰,但旋即被学员们以X爬式制伏并压倒在舞台上,两名学员接着开始用自己的肉棒一前一后同时姦淫抽插著史黛菈的淫穴与樱唇。  「嗯哼呜嗯嗯嗯嗯~~~~」  挚爱的母亲再度在眼前遭到轮奸,泪流满面的光义便发出不成声的呜咽,但胯下的阳具却不由自主地再度挺立。  「哼!!亲生母亲被人骑,轮流操,你这做儿子居然鸡巴还挺得起来??果然是下贱母猪生的小畜生!!!」  语毕,带头的年长骑士学员狠狠将光义踢倒在地,接着一脚踩上光义的阳具与睾丸,并且大力扭转。  「呜嗯喔喔喔喔喔~~~~」  胯下传来的剧痛让光义痛极惨嚎,接着翻起白眼开始痉挛。  「光……光义!?快住手……求求你们……快点住手啊呀呀~~~~」  眼看爱子命悬一线,史黛菈就想冲上前去阻止,却被众人牢牢压在舞台上动弹不得,只能声嘶力竭地哭喊哀求。  「哼哼哼……虽是婊子但还是想护儿么??听着母猪,既然有求於人,就展现出母猪婊子应有的哀求样子给爷儿们看看吧!!做不到的话就莫怪老子踩烂这畜生的肉棒卵蛋!!!」  在带头年长骑士学员的胁迫下,史黛菈只好趴跪在舞台上,一边淫荡的扭摆雪臀,一边用双手拨开丰满臀肉,将自己湿漉漉的双穴暴露在众人淫糜的眼光之下,并且淫声哀求道:「呜……呜呜呜……各、各位学员……母、母猪老师史黛菈的……淫穴……肛门需……需要你们的肉棒来……安……安慰……请各位骑士大爷……尽……尽情用你们的……大、大鸡巴……操我的淫穴……干我的屁眼……」  在欢声雷动之中,骑士学员们纷纷爬上舞台,多条挺立的鸡巴开始同时姦淫抽插起史黛拉的嘴唇豪乳淫穴以及肛门,强烈的刺激与压迫就让史黛菈几乎要窒息,但为了阻止学员们对爱子的继续施暴,史黛菈便奋不顾身地用自己的粉舌玉唇、豪乳纤手、以及蜜穴菊门服务著众人的大鸡巴,大股浊精喷满史黛拉一头一脸,洒满浑身,并且灌满史黛菈的阴道与直肠,光义倒在地上无力地看着发生在母亲身上的轮奸惨剧,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哀鸣。  众学员轮番姦淫完毕之后,浑身沾满精液且陷入失神状态的史黛菈以X爬之姿趴跪俯臥在舞台上,白浊的精液自大开的双穴中汩汩流出,洒满身下的桌椅。  接着年长骑士学员们除去光义的口塞与綑绑并将他推上舞台,带头年长骑士学员用手将光义的脸一把压在自己母亲的沾满白浊精液的雪臀上。  「看清楚,小畜生,你的婊子母猪妈妈为了保护你而脏成这样,现在就是你聊表孝心的时候,知道吗!!」  「啊啊……妈……妈妈……」  挚爱母亲的淫穴与肛门就在眼前大开并且不断流出浊精淫水与粪汁,光义略加迟疑,便开始用自己的嘴巴舌头吸吮舔吻母亲的双穴。  「光……光义……不要……不……呜嗯嗯嗯……」  史黛菈发出微弱的抗拒,但随即被骑士学员们压制住,带头年长骑士学员将自己的大肉棒塞进史黛菈嘴中抽插,其他学员则七手八脚的将史黛菈的雪臀用力掰开,并将光义的嘴脸压在史黛菈的双穴上,光义用自己的嘴吸吮过母亲淫穴上的每一道皱褶,用舌头舔过母亲肛门上的每条纹路并深入直肠中清理,精液的鱼腥味与刺鼻的粪汁臭充满光义的鼻腔让他呕心反胃,但是母亲淫穴中所散发的淫靡气息却让光义的鸡巴不受控的膨大高举。  「哼哼哼……最后就让你这小畜生在接受最终惩处前,再跟自己的婊子母猪妈妈干上最后一炮吧!!」  「妈妈……」   「光义……」  在众学员的讥嘲起哄声中,光义再度压在挚爱母亲身上,将自己挺立的肉棒深深插入自己的诞生之地;母子两人紧紧拥抱深吻著彼此并忘我的交合着,仿佛是想透过疯狂猛烈的母子相姦来忘却发生在自己与挚爱至亲身上的淫虐惨剧。接着几名年长骑士学员们爬上台来将交缠的母子两人翻身,抓住史黛菈的头发,用力扯起史黛菈的头,并开始用自己的大肉棒轮番姦淫抽插起史黛菈的玉唇与菊门。  史黛菈边发出模糊销魂的呻吟边摇摆浪臀,让爱子与身后年长骑士学员的大鸡巴在自己的淫穴肛门中插得更深更猛;躺在史黛菈身下的光义,一边泪流满面地看着挚爱母亲就在眼前用自己的玉唇粉舌替別人的大鸡巴口交,一边猛烈吸吮著母亲的豪乳,胯下兴奋挺立的肉棒则在母亲因粗大肉棒姦淫抽插肛门而不断紧缩的淫穴持续压榨刺激下,朝着自己的诞生之处疯狂射精;年长骑士学员轮流上阵狂操猛干著史黛菈的粉唇屁眼,一股股满溢腥臭的白浊浓精再度从史黛菈的嘴巴与双穴中激喷而出,洒满母子两人一身。  轮奸惨剧结束后,浑身浊精的母子两人依旧紧紧相拥著彼此,光义的鸡巴继续在母亲的淫穴中颤抖喷精,史黛菈大开的肛门则不断抽搐著,喷出一股又一股鱼腥刺鼻的白褐色液体。  「好了,美好的母子相聚一刻已经结束,小畜生,和自己的婊子母猪妈妈说再见吧!!」  「不……不要!!光义……光义!!!」  「妈!!妈妈!!!」  无视两人的激烈抗拒,年长骑士学员将光义自母亲的怀中拉开并且注射上昏迷麻药,準备送往改造室接受最终惩处,史黛菈发疯似的抵抗,拼命想从众人手中抢回爱子,但最终还是被蜂拥而上的骑士学员们压倒。  被年长骑士学员拖出教室门口,昏昏沈沈的光义眼睁睁地看着哭喊哀号著自己名字的挚爱母亲背对着自己给压倒在地,双腿与臀肉被粗暴地扯开,暴露出红肿大开,不断流汁喷精的淫穴与肛门,紧接着众学员湧上前去,多条粗大黝黑的鸡巴随即再度对母亲的樱唇与蜜穴美肛展开疯狂激烈的轮番狂操猛干。  在被黑暗彻底笼罩前,绝望且失神的光义所看到的最后一幕是:挚爱母亲的身影被淹没在众学员们的身下,唯独露出雪白浑圆的美臀,正因为被巨大丑恶的肉棒给猛力抽插姦淫著双穴而激烈摇摆颤抖著,同时伴随着阵阵来自母亲被大鸡巴给塞满进出的口中,模糊不清却又淫糜销魂的喘息浪叫声。  数日之后,魔导骑士联盟的竞技场上,传来激烈的金属刀剑碰撞声,以及一名女子苦闷的喘息声。  身上穿着被刻意毁损,暴露出一对豪乳与雪臀的女用魔法骑士装,满脸潮红的史黛菈被十名淫笑的年轻男骑士给包围着,下半身则被迫装上特制的贞操带,内部有两只巨大又充满颗粒突起,涂满烈性春药的人造阳具深深插进史黛菈的淫穴与肛门中并震动着,强烈的刺激让史黛菈禁不住发出苦闷的呻吟喘息,手中被故意做成羞辱性阳具造型的练习剑也不断抖动着。  「嘿嘿嘿……怎么了史黛菈教官??妳不是向来很能打老是让我们擡不起头来,怎么今天如此不济事啊??」  「对啊对啊,妳再不振作点尽快打败我们十人的话,妳的宝贝儿女可就要承受不住学长们的调教了~或现在该说是两个宝贝女儿啊??」  「啊啊…你……你们……啊哈……你们这些……卑鄙…啊……无耻的……禽兽……」  史黛菈一边喘息著,一边惊怒交加地看着正在哄堂大笑的十人身后。  在竞技场的后方看台上,浑身赤裸的光义与安琪拉正被多名年长男骑士给淩虐著。  「啊啊啊~~不要……嗯啊……求求……求求你们…啊哈…不要…再…来了…嗯呜嗯嗯嗯~~~!!!!」  「嘿嘿嘿……这小婊子可真继承她的母猪婊子妈妈的好遗传,小嘴小穴小屁眼都够紧致,操起来真爽!!!」  丝毫不理会安琪拉的哭喊哀求,多名壮汉骑士一边无情的嘲弄著,一边轮番上阵,用著胯下的大肉棒猛烈抽插小女孩的小嘴与双穴。  「啊啊…安…安琪拉……嗯啊…住……快…啊哈………住手………咿呀啊啊啊~~~~!!」  「哈哈哈!!!就算是被改造成女儿身,你这人妖兄长也真是够变态的了,一边自己被操著肛门淫穴,一边眼睁睁看着亲妹妹被人骑,居然还在兴奋得不断射精!!!」  在被强制实施魔法变形术后,完全人妖女体化的光义有著与母亲相似的美丽容貌与丰满豪乳,睾丸消失转换成粉色的蜜穴,唯独留下永远坚挺高耸的鸡巴,稍有刺激便不断疯狂射精~此时光义正被绳索綑绑并高高吊起,一边泪流满面地被迫观赏爱妹惨遭多人同时姦淫小嘴双穴的惨剧,一边则壮汉骑士轮流自身后姦淫抽插的蜜穴肛门,高耸的鸡巴则被壮汉粗糙的大手大力搓揉著,白浊精液不断喷洒而出。  「啊哈……啊哈……可……可恶……啊啊……给我……给我滚开啊啊啊啊啊~~~~!!」  「呜喔喔喔!!???」  爱子爱女惨遭淩虐所带来的怒火,终于让史黛菈暂时摆脱春药与人工阳具所带来的刺激影响,并发出猛烈的魔法冲击波震倒猝不及防的十人,接着史黛菈飞身扑向场外正在淩虐爱子爱女的年长男骑士们。  然而其中一名年长骑士飞快掏出一只遥控器并按下按钮,深深插在史黛菈淫穴与肛门内的人工阳具随即发出超级猛烈的震动。  「伊呀啊啊哇啊啊啊啊啊~~~~!!」  「妈妈!!」 「妈咪!!」  在爱子爱女的惊叫哭喊声中,史黛菈被剧痛又淫悅的强烈刺激给击倒,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并浑身抽搐著。  「可恶的母猪婊子!!都已经调教成这样了,居然还想造反!!」  愤怒的男骑士们七手八脚地将史黛菈以X爬式压在地上,接着除去装在史黛菈身下的特制贞操带,暴露出因粗大人工阳具深插而大张的淫穴与菊门在众人眼前。  「这次一定要把妳调教成乖乖听话,看到男人鸡巴就会趴下来扭腰摆臀,哀求自己的烂穴与屁眼被大鸡巴操的母猪!!」  一名男骑士捡起史黛菈掉在地上的阳具造型练习剑,在上面涂上最强烈的催淫药后,接着狠狠插进史黛菈的肛门中。  「喔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原本几近昏迷的史黛菈双眼猛睁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妈妈啊啊啊~~~~」 「妈咪啊!!!妈咪啊啊啊~~~」  「把那两个小畜生带过来,干给牠们的母猪妈妈看!!」  哭叫的「姊」妹两人被带到史黛菈面前并被高高举起,在让光义高耸的鸡巴深深插进亲妹妹的蜜穴后,两名壮汉骑士接着自两人身后用硕大无朋的大肉棒顶进「姊」妹两人的肛门并开始猛烈抽插。  「啊啊……啊啊……啊呀哇啊哇啊啊啊啊~~~~!!!」  史黛菈一边哀号与泣不成声地看着眼前发生在自己亲生儿女身上的强制近亲相姦淫虐惨剧,一边承受著被涂满最强催淫药的阳具造型训练剑猛烈抽插肛门的猛烈刺激,光义与安琪拉的哭喊惨叫声就让史黛菈彻底崩溃心碎,来自肛门与直肠的剧痛与欢悅刺激则慢慢夺去史黛菈最后的理智。  男骑士们一边淫笑着,一边轮番上前,用各种所能想到的淫虐手段淩辱折磨母子女三人:一会儿光义与安琪拉被强推上前吸吮著母亲的巨乳,男骑士们则在三人身后轮流用大肉棒抽插三人的淫穴与肛门;一会儿史黛拉被迫一边侧躺着吸吮男骑士们的大鸡巴,一边被拉开雪白的双腿,暴露出湿润的浪穴菊门来让男骑士们排队轮流姦淫,等到白浊浓精的灌满史黛菈的两穴之后,光义与安琪拉就被驱上前去用嘴巴舌头来为母亲的淫穴与肛门进行清理,然后等待下一波男骑士对母亲的双穴轮奸与浊精灌注;一会儿安琪拉的蜜穴被插上双头阳具,接着被逼迫和自己的哥哥一同姦淫抽插妈妈的双穴,而男骑士们则在兄妹两人身后轮番姦淫两人的肛门;一会儿母子女三人的樱唇淫穴屁眼同时被粗大的鸡巴猛烈抽插,并且被迫轮流近距离观赏自己挚爱至亲的淫穴屁眼同时惨遭大鸡巴姦淫的惨剧…………              数小时之后~  「……现在说说看,母猪王女,妳是什么样的烂婊子啊??」  「妈………妈妈………」「妈咪………妈咪………」  「嘿………嘿嘿………ㄟ嘿嘿嘿黑………史黛菈是……啊哈………是看到………嗯啊……看到自己儿女相姦………被人骑………呀啊……就会………就会兴奋的……嗯啊………烂婊子……见到……啊啊……大鸡巴………啊哈………就想………被……呀哈……被干淫穴……嗯啊……操……操屁眼……啊哈……的母猪………嗯呀啊啊啊啊~~~~」  仿佛没看见就躺在面前,因长达数小时淫虐而气若游丝的儿女,肛门被阳具造型训练剑深深插入的史黛菈一边淫荡的摇摆雪臀,一边忘情的浪叫著。  「哈哈哈哈哈!!!说得好母猪!!!现在骑士大爷们要在妳的宝贝儿女面前干妳的浪穴,操妳的淫肛给他们看!!!就表现出妳高贵的母猪王女礼仪给大家看吧!!」  语毕,一名年长男骑士将深插在史黛菈肛门中的阳具造型训练剑猛力抽出。  「嗯啊啊啊啊~~~~」因训练剑抽出直肠的刺激,让史黛菈忍不住再度高声浪叫,接着史黛菈仰躺在众人面前,一边揉捏吸吮著自己的一对巨乳,一边M字开腿并将雪臀上挺,让自己湿漉漉的淫穴与大开的屁眼一览无遗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请……请各位骑士大爷尽情玩弄享用…贱奴…贱奴母猪史黛菈的…贱淫穴…骚奶子……还有…还有脏菊门…」  兴奋的男骑士们蜂拥而上,巨大的肉棒同时玩弄抽插著史黛菈的樱唇双乳浪穴与淫肛。  「啊………啊…好棒!!…真的好棒呀啊啊啊~~~!!!光义!!安琪拉!!妳们看清楚了吗啊啊~~妈妈………妈妈的…嗯啊…淫穴………啊啊…屁眼…呀啊…都被大鸡巴操…啊…操得…嗯啊……好爽…呀…要去了…嗯啊…要去了呀啊啊啊啊~~~~」  最后在失神儿女的面前,史黛菈因双穴淫虐的高潮而高声浪叫著,大股白浊浓精自史黛菈的淫穴屁眼中喷射而出,并且洒满史黛菈高耸的双峰与雪白的丰臀。  在联盟总部地下黑牢深处中,浑身赤裸的一辉四肢大张的被綑绑在特制铁床上,被迫观赏安置在地牢天花板上巨幅萤光幕所上演,发生在自己爱妻与子女身上的淫虐惨剧,被药物影响的鸡巴胀成紫黑,却被捆带牢牢绑住而无法一吐为快。  多名女骑士围绕在一辉身旁,轮流鞭打玩弄淩虐著一辉,一会儿骑在一辉的腰上享受粗大的鸡巴,一会儿坐在一辉脸上强迫一辉用舌头嘴巴舔弄吸吮女骑士们的淫穴肛门,还时不时的用皮鞭抽打着一辉的鸡巴与睾丸。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被药物完全控制的一辉眼睁睁的看着发生在自己爱妻爱子爱女身上的淫虐惨剧,却只能发出不成人声的野兽般嚎叫声。  「哈哈哈~~你这无能落第骑士,绿帽龟奴老公,你的母猪爱妻被全魔导骑士联盟的男骑士们姦淫穴,操屁眼,你的儿女被人排队上,轮流骑,你的鸡巴居然还胀的这么大,真是变态!!废物!!啊哈哈哈~~~」  「呜吼喔喔喔喔喔喔~~~」  女骑士一边高声嘲弄著一辉,一边继续轮流施加各种淩虐,最后当萤幕中上演史黛菈被众男骑士姦淫至高潮,大股浊精自双穴喷射而出的一幕时,一名女骑士解开了绑在一辉鸡巴上的捆带。  在野兽般的嚎叫声中,大股白浊浓精随即自一辉胀成紫黑色的龟头中强劲飞喷而出,喷向放置在地牢天花板上的巨幅萤光幕,将萤幕中遭受轮番姦淫过后,浑身洒满男人精液,浊白浓精自双穴中汩汩流出,正在失神傻笑的史黛菈染得更加雪白……  「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再请多多指教啰,母猪王女教官和她变态的家人们,嘿嘿嘿…」  「別说了,你没看见母猪教官正在全神贯注的和自己的家人们进行爱的交流吗??快走快走,別打扰这家贱奴们的相亲相爱了,啊哈哈哈~~~」  在地下黑牢中,一张巨大的铁床上,史黛菈与光义母子两人以男上女下的姿势被束缚带牢牢捆在一起。  母子两人激情的深吻彼此并忘情浪叫,四颗浑圆雪白的巨大乳房相互撞击挤压着,光义被变性魔法改造后出现的淫穴,以及母子二人的肛门则被三只涂满发情药,粗大且发出强烈震动的人工阳具给深深插入,至於光义坚挺的鸡巴深深插入母亲的淫穴中猛烈抽插,并持续不断地向自己的诞生之处疯狂射精。  「啊……啊……妈……妈妈啊……妳的……呀啊……妳的淫穴……嗯啊……好紧……呀……好爽……嗯啊……我……啊……我要……呀……用力干……啊啊……不断操……嗯啊……妈妈……啊……妈妈的……呀啊……美穴嗯啊啊啊啊~~~」  「嗯啊……光……光义……啊……好……好儿子……呀啊……妈妈……啊……被你的……啊……大鸡巴操……呀……操得……嗯啊……好舒服……呀……妈妈的……嗯……淫穴……嗯啊……屁眼……啊哈……都要给……啊啊……好儿子……啊……好儿子的……嗯啊……大鸡巴干呀啊啊啊啊~~~」  同样被牢牢绑在铁床上,一辉的头被摆在母子激烈交合雪臀的下方,爱子的大鸡巴在爱妻淫穴中疯狂抽插喷精,以及三只巨大人工阳具在光义双穴以及史黛菈肛门中激烈震动的情景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爱女安琪拉被綑绑在一辉身上,粉色的小蜜穴被父亲的大肉棒戳开深入,细致淡褐的小菊花则和母亲哥哥般同样被涂满发情药的粗大人工阳具给震动抽插。  「啊……啊……爹地……爹地的……嗯啊……大肉棒……呀……好粗……嗯啊……好棒……咿呀……安琪拉……啊……安琪拉的……小穴……嗯啊……肛门……啊……要去了……啊哈……都要去了呀啊啊啊~~~~」  「呜吼喔喔喔喔喔喔~~~」在爱妻爱子爱女疯狂高潮的淫声浪叫中,泪流满面的一辉承受著来自史黛菈与光义的淫汁精水喷洒,边狂嚎著边猛烈挺腰抽插安琪拉的小穴,最后将大股浓精深深射入亲身爱女的体内。  数个月后,在魔导骑士联盟骑士创立纪念日的晚会上,淫靡的惨剧继续上演。  史黛菈在舞台上穿着极其暴露淫荡的脱衣舞孃装,在众魔导骑士面前上演著性感撩人的钢管秀,雪白浑圆的双乳蓓蕾上挂着金色的乳环,下半身镂空的服装设计让淫穴清楚可见,原本代表着与一辉之间永远不变的挚爱象征:两人的婚戒被改造成鼻环与阴蒂环,随着史黛菈淫荡的舞姿而晃动着,一只巨大的电动按摩棒则深深插进肛门中震动着,让史黛菈发出一阵阵撩人的喘息淫叫声。  在史黛菈对面的舞台上,上演另外一场好戏:已经堕落为淫兽畜生的父亲与哥哥用自己的大肉棒猛烈抽插自己爱女与爱妹的小穴与肛门,而已经遭受多番轮奸调教,彻底沦为性奴的安琪拉则不再哭喊惨叫,反而淫荡地摆动腰身,发出兴奋撩人的浪叫。  「啊~啊~光义哥的大鸡巴好棒!!安琪拉的小穴要破掉了!!!嗯啊~爹地干我!!安琪拉的小穴…肛门…通通要给爹地的大鸡鸡用力的干!!嗯啊啊啊啊!!!」  (啊啊啊…一辉…光义…安琪拉…我还是在作梦么)  看着眼前爱夫爱子轮奸爱女的惨剧,原本表情呆滞有如木偶的史黛菈似乎有所感应,也停止了舞蹈。  几名壮汉立刻跳上台去,黑衣人老大在茫然的史黛菈耳边轻声说道「没错,母猪王女,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是…梦么」  「没错,如果不是梦的话,妳的废物老公现在怎么会在干妳的肛门呢?」  语毕,黑衣人老大扯下插在史黛菈肛门里的电动按摩棒,并将一把剑~原本属于一辉配剑的剑柄深深插进史黛菈的肛门中。  「嗯啊啊啊~~~」剑柄上涂满发情剧药,史黛菈立刻抽蓄抖动起来。  「接下来,妳的宝贝老公要插妳的小穴。」  另外一名黑衣壮汉将同样涂满发情剧药的史黛菈大剑剑柄插进史黛菈的湿润的淫穴里。  「呀啊啊啊~~~」  两把剑的剑柄一前一后的在史黛菈的淫穴与肛门中抽送,史黛菈忘情地浪叫起来。  「啊~啊~一辉~~亲爱的~干我~用力干我~史黛菈的淫穴~啊~肛门~通通都要给好老公的……大鸡鸡……用力地干嗯啊啊啊!!!」  黑衣人将两把剑丟下舞台,并且纷纷掏出自己的肉棒。  「嘿嘿…果然是梦…所以才会有好多好多一辉…好多好多大肉棒…欸嘿嘿…」  深夜时分,发生在一家人身上的惨剧继续持续著:安琪拉浑身都是精液,仰躺在舞台床上,发出亢奋的浪叫声继续被爸爸和哥哥一前一后夹攻抽插著密穴与肛门,史黛菈则在对面的舞台上,一边不断呼喊着亲爱的一辉,一边被多名壮汉同时用大鸡巴抽插著樱唇,乳沟,淫穴,与菊门……  在最后家族相姦秀高潮中,史黛菈被带到家人所在的舞台上。  心爱的一辉被锁链绑缚,成大字形仰躺在舞台床上。  黑衣人要史黛菈以69式趴在一辉身上,接着从史黛菈的身后轮流干著她的淫穴与肛门。  「呜嗯嗯嗯嗯~~~」挚爱妻子的小穴与肛门就在近距离被人轮番干著,插在爱妻的阴蒂上,象征自己与爱妻间山盟海誓的婚戒就在眼前不停晃动,原本已彻底失去理性的一辉忽然有了些反应。  「呜~嗯~嗯~好棒…一辉的大鸡鸡,好多的大鸡鸡…真的好棒…嘿嘿嘿…」全然屈服崩溃的史黛菈发出咯咯傻笑,一边吸吮著老公的鸡巴,一边双手拨开自己淫荡摇摆扭动的雪臀,任由黑衣人用大鸡巴,假阳具,肛门珠与浣肠注射器轮番抽插玩弄与淩虐自己的淫穴与肛门给身下的老公与台下的观众看,大量白稠鱼腥的浓精与茶褐恶臭的粪汁喷溅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