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姐夫的私密日记
姐夫的私密日记

    「密探?姐夫你还真是会编故事啊!哄得那女的一愣一愣的,不过好歹事情终于解决了,嘻嘻。咦,你怎么无精打彩地耷拉着脑袋?」小姨子侧过头调皮的望着我。
  
  说实话我当时心情挺差的,凭什么我就得被你逼着跟同事断绝来往啊?凭什么因为你一句话就砍掉了我一桩委托?这并不是因为钱的问题,而是心里面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是一种身为男人不愿意被女人左右的心理,属于面子工程!  
  看到我黑着脸不搭理她,小姨子显然有些意想不到,「怎么啦?跟她分手心疼啦?你是不是心里老大不情愿的?你说,在你心目中到底是她重要还是我重要?她除了年纪比我大,嗯,胸好像也比我大点,又有哪点比得上我的?你到是说话呀!
  
  我把头转向另一边,气鼓鼓的还是不去搭理她。小姨子气得干瞪眼,胸口不停地起伏着,她推了一下我的肩膀,「你耍脸色给谁看呀!你这个薄情寡义的臭男人,前几天还装作对我百依百顺的,还口口声声说爱我,这还没好上几天呢,立马就翻脸不认人啦!你这个坏蛋,你这个臭姐夫,你把我玩腻之后又看上那个骚货了对不对?
  
  小姨子气得对着我又是捶又是捏的,嘴里还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看来一哭二闹三上吊真心是女人通用的杀手锏啊!明明自己理亏居然还敢充着我发脾气,都怪我之前把她给宠坏了。
  
  小姨子折腾了半天看到我还是一声不吭的,显然有些慌了神,知道这次我是真的生气了,之前我还从来没有给过她脸色看。她忽然紧紧抱住了我,一边亲吻我的脸庞一边带着歉意的说,「好啦好啦,昀昀知错了,我知道触犯了姐夫大人您脆弱的自尊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任性了。我应该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姐夫,除了我们姐俩,你怎么可能看上其它的女人呢,对不对?姐夫,你就别生气啦我黑着脸再次把头转开,忽然一只温软的小手伸进了我的内裤之中撸动了起来……我的小心脏顿时扑通扑通跳动个不停,虽然之前小姨子已经无数次用她的玉指抚慰过我的小弟弟,但每一次新的触碰还是让我心魂俱醉痴迷不已。为了表示自己不是一个见色忘义之徒,我「毅然」地拉开了她的手。
  
  小姨子千娇百媚的白了我一眼,她赤着双足走下了床铺,双膝一弯跪在了我的面前。她侧着头轻轻晃动了一下秀发,将乌黑柔顺的长发轻轻捋到了肩膀之后,接着用双手慢慢将我的裤子给扒了下来,露出了底下那位昂首挺胸、誓不低头的小弟弟。
  
  小姨子一边撸动着我的肉棒,一边柔情似水的瞄了我一眼,「姐夫,接下来就让昀昀好好的补偿你吧!」头一低就将我的龟头含进了嘴里。我闭上双眼舒服的唔了一声,一只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另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领口。
  
  说实话,看到小姨子软语相求一脸无辜的表情,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那点「傲气」瞬间就荡然无存了。自尊算个屁啊,顾蔓又算个屁啊,这些哪里抵得上眼前有个清纯可人的妹纸跪在胯下为你服务呢?这种满足感和征服感绝对是无敌的。想想自己的身份、外貌、年龄、身家,居然还能受到小姨子的青睐,我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了下来。
  
  小姨子吐出被她吮吸得又亮又圆的龟头,抬起头对我露出一个饥渴的表情,「姐夫,昀昀想要,人家那里湿透啦我的手指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胸前那两颗圆球,轻轻将她推倒在了床上,随即褪下了她的裤子。我分开她的双腿,上身匍匐到她小妹妹前边,正准备把脸凑过去,小姨子忽然用脚尖轻轻将我给踢开了。  
  小姨子轻咬下唇对着我微微摇了摇头,「嗯,不要用嘴,人家要你底下那根很硬很硬的棒棒糖我愣了一下,「昀昀,你、你真的准备好了么?
  
  「讨厌,还准备什么呀,除了那层膜,人家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是你没有碰过的,人家早就想全部交给你了,来吧,我英勇的骑士……」小姨子的眼神中带着挑逗和鼓励。
  
  来了来了,我这个卢瑟终于迎来了人生当中最高光的时刻,我何德何能才会受到上天如此的眷顾啊!昀昀,我的女神,我一生的最爱,我们终于要完美的结合了,终于要进入男欢女爱最高的境界!
  
  「昀昀,你等我一下,我回房间取个套套,很快。
  
  「你站住,你不是说你跟我姐从来不用套的嘛?
  
  「自打那天咱俩和好如初,我就偷偷在便利店买了一盒以备不时之需……」我不禁老脸一红。
  
  「姐夫你坏坏哦,原来早就不安好心了,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不过……人家的第一次可不想被一层薄膜给夺走,我要真刀真枪的做爱,因为今天可是代表了咱俩的新婚之夜啊,是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美好回忆,我不要套套,它就像个第三者,它就是个多余的。
  
  「傻丫头,是个男人都想不戴套啊,虽然只是隔着薄薄一层,但体验上还是有着不小区别的。但是,如果不懂得设身处地为对方考虑,只为了自己的快感而不顾女方的安全,这种爱是自私的,是虚情假意的。昀昀,我不可以这么做,那样对你实在太不公平也太危险了。
  
  「姐夫,人家知道你关心我啦,但这是我自愿的,而且我又不傻,明天买两粒事后避孕丸吃下去就没事了。」小姨子轻描淡写的说。
  
  我听了吓一跳,原来现在的女生思想都这么开放啦,「你知道的还真多啊?要不是知道你还是处子之身,我都要怀疑你在学校的私生活是多么的不检点了。  
  「这有啥可大惊小怪的,我虽然没有试过,但寝室的同学跟她男朋友就是这样的。我知道这种药片不能经常吃,但偶尔一次应该没有多大的关系吧?姐夫,你到底还要人家等到什么时候嘛!」小姨子娇嗔的说,瞧她那副心急的模样,搞得好像将要破处的人是我似的。
  
  既然小姨子对我一片痴情又能如此开明,我当然不会傻到去逆她的意,再拖延下去反倒显得我不解风情了,于是鄙人顺水推舟「免为其难」的成其好事,终于完成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战役」。
  
  好了,事情到此总算暂告一段落,第二天……哎呀,谁扔的砖头?好啦好啦,我知道大家的意思,你们都想知道破处的过程对不对?
  
  唉,其实这有啥可写的,不外乎是我尝些甜头,妹纸尝些苦头而已。好啦,不耍嘴皮子了,今天这场性爱注定会让我永生难忘,但是真的很难用笔墨来形容这个难忘的过程。
  
  我总结了一下,我跟昀昀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做爱,可以规纳为以下几个重点:第一、她并不像书中所描述的破处过程那样哭得梨花伤雨,下边出血量并不大,除了刚进去的时候她紧皱着眉头、身体不由自主往后缩了几下,很快她就调整好了状态,开始学会享受她人生中第一次美妙的性爱了。
  
  第二、说到美妙,咳咳,我承认给男人拖后腿了,整个过程虽然很舒爽,但是,时间稍微快了一点,对,只是一点点!不知道是因为心情过于激动,或者因为小姨子下边实在是太紧(处女的阴道确实是极品,阴道内肉壁那一层层的包夹感,那种真空状态将棒棒牢牢吸住的感觉,真的,想想我又硬了),前后十分钟不到我居然缴械投降了,我当时甚至就连姿势都还没有更换过呢当时小姨子眼神迷离娇喘个不停,胸前两个充满弹性的圆球被我压成了肉饼,她那双温软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背部,下身上拱配合着我肉棒有力地抽动,就在她边呻吟边叫着「姐夫加油」的时候,我射了,我居然可耻的射了第三、小姨子显然有些欲求不满。事后她虽然一个劲的夸我棒棒很大很硬,插进去感觉很充实(真的,我听了很感动,乔都没这样夸过我,我清楚自己的小弟弟几斤几两,充其量也就是黄种人的中间水准,也许小姨子平时A片看得不多吧,没对比就没失望,是不是?)。擦拭完下身她手里举着包好的纸巾给我看,夸我射了好多的精液,还笑着问我是不是好久没有做爱了,所以才能积少成多。
  
  前边说再多都是客套话,最后那句才是重点,「姐夫,虽然我很喜欢棒棒在里边抽动的感觉,但是……为什么我好像没有高潮啊,你以前用舌头帮我舔的时候,好歹人家还舒服得下面抖动个不停,最后还会流出很多的水……书上不是说女生在真正高潮的时候还会尖叫和翻白眼呢。
  
  我当时羞愧得无地自容,幸亏知道小姨子这方面是菜鸟,还可以尽情的忽悠她。「昀昀,很多事情你还不懂,让姐夫教你。女生的第一次因为没有经验、害羞、心情紧张、身体紧绷,对男人的进入更多的只是适应和磨合,因此不会有太大的快感。第二次做爱才能真正做到水乳交融,保证你体验到不一样的感觉,到时你就会知道做爱到底有多美妙了!
  
  小姨子被我忽悠得一愣一愣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期盼和神往。她轻咬着下唇偷瞄了我一眼,轻轻拉着我的手晃动了几下,「姐夫,咱们再来一次好不好?现在时间还早呢我当然求之不得,我急于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懦夫」,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一定能让心爱的女人得到快乐!「昀昀,你帮帮我,姐夫刚射完不久,一时半会还硬不起来呢。」我拉着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阴茎上面。  
  小姨子抓着我那根软趴趴、黏乎乎的玩意犹豫了好一会,「你的小弟弟进去人家里面了,刚才又射了好多,看着有点脏,上面除了血迹还有些怪味道呢……姐夫,要不你先去洗个澡,出来我一定舔得你很舒服,好不好?
  
  我忽然灵机一动,「昀昀,不如咱俩一起进去洗个鸳鸯澡如何?彼此清洗着对方的身体,这个画面想想都带感啊,相信很快我的小弟弟就可以恢复元气,到时咱俩想怎么玩都可以,我还有很多招式要让你见识呢,比如后进式、观音坐莲、打桩式……准保让你待会尖叫个不停,我就担心隔壁邻居会不会过来投诉呢,哈哈!
  
  小姨子呸的一声满脸飞红,在我胸口轻拍了几下,脸上表情却是千肯万肯,「姐夫是条大色狼,一定会变着法子欺负人家,小女子只好自叹命苦,任由你为所欲为了。唉,谁让我上辈子欠你了呢,如今被你这个老男人迷得晕头转向的「嘿嘿,今天不搞得你大声求饶,我就不配当你姐夫!今天恰逢良辰吉日,咱俩进去洞房咯!」我站起身来,一弯腰抱起光溜溜的小姨子走向了浴室。小姨子双手挽着我的脖子,将头埋在胸前,脸上神情娇喜无限,就像一个步入洞房的新娘子。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记不清那天跟小姨子到底做爱了几回,但是肯定破了我跟乔蜜月时候的记录。我只记得那天真的是超水平发挥,或者是因为她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诱人,反正我俩不停地做爱,到最后两人的身体和床单全都湿透了,小姨子抱着枕头不让我再碰她,但雪白的身体还是微微地颤动个不停,红扑扑的脸蛋上充满了愉悦和疲惫。
  
  那天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接儿子放学迟到,因为我必须赶在乔回家之前把房间整理好并更换上新的床单。至于那条被我俩弄得一塌糊涂的旧床单,我用牙刷擦了半天也没能将上边的斑斑落红去除,只好心一横将它装进袋子里,偷偷带到外边丢弃。
  
  当一个女人将她的身心全都交了给你,真的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以前小姨子在乔的面前,对我总是刻意保持距离又不假辞色的。但那天晚上她就像是鬼迷心窍,只要乔远离我俩的视线,她就会对着我频频放电,要不就是偷偷地拉一下我的手或者飞快在我脸部亲上一口,吓得我真是魂飞魄散。
  
  虽然我一再对她暗示千万不要玩出火了,但小姨子充耳不闻依然故我,居然趁着乔去洗澡的时候将我拉进了书房,将我按在墙边亲吻个不停,还小声问我下午感觉怎样?她那里是不是很紧等等,搞得我差点就要吓晕过去,这女人一旦投入了感情果然毫无理性可言,完全沉迷其中不可自拔了。
  
  以上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我最担心的事情临睡前终于还是发生了,至今想起仍然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经过那天下午和小姨子频繁的做爱,我的前列腺因为肿胀而难受得要命,小便的时候还有些隐隐作痛,看来水泵确实有些超负荷运作了。墨菲定理说得没错,「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会发生。
  
  在我的催促下小姨子早早就进房间睡觉了,免得待会被乔看出点什么蛛丝马迹。看到乔靠在床屏上看书,我匆匆收拾好衣裤准备去洗澡,打算从浴室出来就一头倒在床上装作呼呼大睡,免得乔有什么想法那可就遭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我是交不出公粮了==。
  
  这还没走到门口,乔忽然像只兔子般从床上弹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转过身来,双手挽在我的脖子上,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看得我是心里发毛后背上直冒冷汗。
  
  「老公,这段时间突然觉得你好帅哦,整个人神采飞扬,穿衣服也有品味了,发型也不一样了,不像以前一副宅男的样子。而且你还变得能说会道了,经常逗得我们几个哈哈大笑,还真有几分冷面段子手的风采啊!
  
  看乔说话的语气不像是在说反话,我心中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只不过表情还是有些僵硬,「哪、哪有的事,应该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我从来都是这个样子的,遇到熟人话就会多些。」我有点心虚,这才发现「恋爱」中的我确实更加注重形象了,不像以前有些不拘小节的。
  
  乔微微摇了摇头,「不是,你的精气神完全不同了,这一定是爱情的力量,因为老婆越来越爱你了!」乔说着往我嘴上亲了一下。
  
  我脸上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确实是爱情的力量,只不过对象换成了你亲妹妹而已。我的内心一阵愧疚,明知道妻子如此贤惠,对我也是一片深情,我最终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欲念,和小姨子搞在了一起,我真的不佩当一个好老公、好爸爸,我对不起这个辛苦建立起来的三口之家……「老公,咱俩都多久没有爱爱了?人家今晚想要……」乔不停用她的大咪咪蹭着我的身体,还把手伸进我的内裤之中。
  
  我心中暗暗叫苦,假意跟她吻了几下,「亲爱的,这两天我状态不是很好,人感觉挺乏的,要不改天再搞好不好?
  
  「怎么啦?最近工作很多么?还是因为昀昀太过任性,在家搞得你没有办法集中精力画图?我看这丫头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应该回学校念书了。
  
  我心想你倒是说得没错,今天我确实被你妹妹给榨干了,而且是一滴不剩那种,到现在会阴部位还有点酸楚的感觉。「她、她现在倒是蛮乖的,是我自己有点才思枯竭了,总是无法突破以前固有的框框……」我随口编了个借口,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对妻子撒谎,好像已经越来越纯熟了。
  
  「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创作这种东西总是会遇到瓶颈的,慢慢来,精神放轻松,闲暇时候搞点别的说不定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灵感有时就是这么来的。
  
  确实,闲暇时候我经常跟小姨子鬼混……我简直就是禽兽啊。
  
  「讨厌,摸了半天你底下还是软趴趴的,状态果然不行,你该不会这么快就ED了吧?要不,你洗完澡我帮你口一下?」乔抛给我一个妩媚的眼神,她现在对口交好像并不那么排斥了。
  
  「亲爱的,我今天真的是累了,只想洗完澡早点上床睡觉,要不还是改天吧?」我匆匆在她脸上吻了一下,慌不择路地逃出了房间。
  
  就在我转身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只见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低着头好像在沉思着什么。更加令我毛骨悚然的是,她居然将那只抓过我阴茎的手放到了鼻子底下,仔细地嗅了几下……难道她对我已经有所怀疑了?
  
  不好!下午我和小姨子洗完澡出来,俩人余兴未尽,在床上又嬉戏了好久,完事之后已经快五点钟,我又要整理床铺又急着去接儿子放学,因此顾不上洗澡,下身肯定全是男女交欢之后留下的暧昧味道,乔是过来人,她会不会凭气味猜到了点什么?完了,这下真的完了,我是继续装傻扮懵,还是应该主动向她坦白一切呢?我在浴室里一边清洗着身体,一边陷入了无尽的烦恼之中……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卧室,一路都在想着要怎么去向妻子解释这一切……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乔居然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难道是我想多了?事情也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复杂,乔刚才只是一个不自觉的动作?她并没有因此而怀疑我。
  
  我小心翼翼地爬上床,轻轻将乔身上的被子盖好,又关上了床头灯,这才心事重重地躺到了床上。我的内心迟迟无法平静,也许,今晚又会是一个不眠之夜,明天,我又该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