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性史交代
我的性史交代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的上海徐汇区,在那个年代,我家的家庭成分非常不好,所以全家四口(外婆,父母及我)从私有的花园独栋房子里被赶到了上海长乐路弄堂里的一间20平方的在二楼的房间(长大成人后才知道其实那个也是我们祖上留下收租的房产,这是后话)。所以我目前存有的童年记忆就全部是在弄堂里的生活场景。当时住在这个弄堂里的人家也基本是老师,职员,营业员,也有搞音乐的(因为经常听到亮嗓子唱高音的),工人不多。我记得我的小伙伴们都住在同一个弄堂里,互相串门玩,当时也没有什么玩具,就是互相翻翻连环画,或者翻出家长们的照相册,觉得照相里的家长们穿的西服/ 旗袍也蛮好看的(当时不懂)。

  我们的玩伴里有几个比我们大3- 5岁的哥哥,记得有一年的夏天,我大约快要到上学年龄的那年,他们突然提议了一个游戏,就是要我们几个小的弟弟比一比谁的鸡鸡大,还要我们轮流互相用嘴巴吸他们的JJ,我们几个就照做了,谁能够把他们的JJ吸硬,谁就有糖果吃,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知道JJ会硬,他们也让小伙伴吸我的JJ,但我不记得有任何反应,这个场景已经淡忘了。这样的游戏在整个夏天好像进行过几次,当时我们都有包皮,龟头不会直接露出来的。那些哥哥就告诉我们,女孩子这个小便的地方是不一样的,他们现在要锻炼硬的原因就是为了将来要插到女的那里去,会舒服死的。我听了懵懵懂懂。
  这应该是我的性启蒙的第一课了。

  这样懵懵懂懂的就进入了小学。记得在小学四/ 五年级的时候,文革结束了,班级里有女同学穿带花的衣服了,也有穿裙子了,同学之间也知道议论谁漂亮了。但我还是不懂,当时家里每天都有人来讨论要求落实政策的事情,所以我就基本都在同学家里做作业,当时称作:向阳院。就是几个同学集中到某一个同学家里一起完成作业。做完作业再回家吃晚饭,饭后又马上到弄堂里集体看电视,当年许多弄堂里都有电视机,每天晚上集中播放新闻和电影什么的。有一个晚上,我的一个死党玩伴邻居在看电视的时候,忽然说要让我跟他一起马上去他家。到他家的时候,他是睡在家里的阁楼里的,是从房间外面的楼梯上直接进去的,但通过阁楼是可以看到楼下房间的。我们有时候经常会在阁楼里看连环画什么的。那天我们刚刚在阁楼里坐下,还没有开灯就听见楼下房间有人开门开灯进来了,我刚刚想问好,就被他拉住嘴做嘘状,然后他就趴在阁楼的地板上通过大大的缝隙朝楼下看,我也好奇趴下看了,楼下也是有床的房间。原来是他的哥哥(比我们大至少5岁,好像已经工作当学徒工了)和一个女的进来了,反正过了大约10分钟,也听不清楚他们在谈什么,就见他哥哥就直接抱着那个女同学亲嘴巴了。我都看的惊呆了,但接着就看到那个女的上衣就被脱掉了,不记得有胸罩,然后就看到那个女的就脱光了躺在床上了,而他哥哥也一下子就也躺在那个女的身上了,我当时的感觉是他们蛮奇怪的,但我明显的看到了女的乳房,而且我觉得自己也有了生理的反应,第一次硬了。我知道自己的脸涨的通红,心狂跳,还好在黑暗里。因为我不懂做爱,所以接下来看到他哥哥在那个女的身上活动倒反而没有什么激动,只是觉得蛮好玩的。我不好意思一直看,就坐起来了,也不敢出声,大约10分钟之后,我同学也起来了,我们二个人动也不敢动,听到楼下他们在穿衣服了,再过一会儿,他哥哥就带着女的出门了。我同学告诉我,他知道哥哥今天要带女的回来的,所以就回来看看,他说看过几次了。每次都会看到硬。我觉得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雄性激素水平升高了。因为我会硬了。这是我记得的第一次JJ硬。

  自从那个夜晚看到过同学哥哥带的女人裸体之后,我们又前后看过三/ 四次,每次都有硬,直到有一天看到同学也学他哥哥样子趴在床上把自己的硬JJ压在床和身体之间摩擦而射精,他告诉我这就是操逼的感觉。我回家也试了一下,果然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也有射精,就此经常如此放松自己,我倒是从来没有有手打过飞机,就是通过身体压住硬JJ摩擦的方式到达高潮。这样的情况一直到进入初中阶段。

  进入中学的时候,班级里突然流行了一本手抄本小说:「少女之心」相信在这里的同龄人应该都知道。当时我记得我的家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搬回了之前徐汇区的老洋房里了,家里也突然有钱了,我爸爸有天说被抄走的黄金由共产党折价成97元人民币/ 50克还给我们了,家里买了电视机,冰箱,还有给我了一辆自行车,当时有自行车上学算非常牛的了。我仍然在长宁区上中学,所以每天要骑车到学校,就在这个时候,和我比较要好的男同学把手抄本给了我,当晚就看玩了,被书里的性的描写深深吸引了,就此在心里有了冲动的感觉,像一颗种子慢慢的发芽了。

  当时我家的一些海外的亲戚也全部联系上了,从香港寄来了许多食物和衣服鞋子,还进口了彩色电视机/ 日本先锋音响等,我就在学校里算比较另类了,而且因为家里比较大,一楼有个大的客厅,爸爸当时几乎每天都在家里开舞会,我就在二楼自己的房间做功课,有时候也下去看看,经常看到男女搂抱在一起跳咪咪舞。有一次在舞会外面的走廊里,我看到一个非常漂亮(当时我这样认为的)大姐姐(我感觉比我大几岁而已),特别是胸部非常丰满,我禁不住啊了一下,她看到我就说你都这么大了,马上就拥抱了我一下,我第一次被抱(我不记得我妈妈在那个阶段拥抱过我),原来她是我爸爸朋友的女儿,小时候和我一起玩过,但我忘记了,真的女大18变。然后她说要看看我的房间,就直接和我上了二楼我的房间,在房间里,她问我是否会跳舞,我说不会,她说一定要学。我当时好希望能够再抱一下,能够再次感受一下她的丰满胸部,所以我就主动要求抱她跳咪咪舞,她吓了一跳,但没有拒绝。我一抱到身体,下面就硬了,就想到了手抄本里的情节,结果我发现她也越抱我越紧,明显感觉到她的胸部在起伏,但我不敢动手摸,虽然心里想了100次。可能她感觉到我的硬JJ,突然就伸手摸了我的JJ部位,说你真的长大了。隔着裤子撸了我几下,说这是我和你的秘密,不要告诉任何人。然后问我是否早恋有女朋友了,我说没有,然后就笑说她可以当我的女朋友。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爸爸在楼下叫她,她说明天再来就下去了。我就在房间里胡思乱想了。

  第二天晚上她果然和他爸爸妈妈又来跳舞了,她就直接到我的房间和我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那个手抄本(也可能是我有意引用过去的,忘记了),我至今记得她当时就一下子脸非常红了,结果就是我被她牵引着隔着衣服摸了她的胸部,我的JJ硬了。然后她就把衣服撩起来给我看乳房,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看到了非常粉小的乳头,其中有一个好像还凹在里面,我就毫不犹豫的抓揉着,这是我的第一次色胆的爆发。我觉得被我强行摸了她的逼,没有什么毛,但我不知道要扣进去,她没有强烈反抗,她说如果摸了可能会生小孩……她那天告诉我,他们全家就要单程去香港了,因为也落实政策了,被批准去香港和他们的爷爷奶奶在一起了。后来又来过好多次,每次就是给我摸摸奶,她摸摸我的硬JJ,最胆大的一次是把JJ放在她的逼口,但她的腿并的非常紧,没有成功,我也觉得痛就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后来她全家果然去了香港,记得我们最后一次通信联系的时候我已经在高中了。

  经过考试进入高中(是上海徐汇区的一所重点中学)后,我就和班级里的一个女同学早恋了,我们经常下课后去看电影,记得当时有日本电影:生死恋,我非常喜欢里面的情节和那个野村警长,还有那个夏子,所以我们就互相称对方为野村和夏子,每天各自用一个日记本记下相互的爱恋,第二天上学的时候交换。每次看电影,我都要直接伸手进她的衣服里摸着她的胸部,印象中也是非常小的乳头,有时候乳头也会被摸到硬起来,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有时候也会在黑暗中摸一下我硬的JJ。后来放学后,我就经常骑自行车把她带回家里(好像家里不怎么有人),她终于被我摸逼了,而且我把手指伸进去了,但就是没有做。这样的情况一直到临高考之前,然后就无疾而终。我至今不知道当时怎么会就不再联系了,印象中也没有吵过,可能当时高考的压力大了吧,但回味是非常美好的。我一直在纠结,这算不算是我的初恋。

  如愿进入大学,虽然大学(也在徐家汇)离家非常近,但按规定要住校,而我基本不去住的,每天放学就骑车回家。那个时候非常流行跳交谊舞,而且到各个大学去宰舞(不知道有没有人听的懂:就是比舞技),我最喜欢去附近的上师大,因为女学生多,这样到了大二,我就和一个学妹做了舞搭子,经常二个人去其他学校跳舞,有时候也去外面的场子跳舞,比如我家附近的交响乐团就是我们经常去的地方。我一直保持着处男之身,直到那年圣诞节(许多人还不懂这个节日)跳舞结束,我带她悄悄的回家了,她也已经非常乐意要献身给我了。她也是处女,乳房C,乳头是我见过算是大的,粉色的,我就吸上去了,也马上去摸逼了,非常非常多的水出来了,所以我就把我的硬JJ对准了逼口,慢慢插入了。当时她的逼是非常湿滑的,但我们二个都痛的要命,可能是我的包皮被第一次强行翻上去的原因,再加上紧张,我记得一直没有要射精的感觉,就在逼里无师自通的做着活塞运动,慢慢的有些感觉了,最后终于射精了,全部内射,好像也没有想到是否会怀孕什么的。床单有留下了她的破初血。这样她就睡在我的房间,直到第二天上午,六点不到就出门回学校宿舍了。从此以后,我们就经常回我家做爱了,好像也把彼此当作男女朋友关系了。而且我们也都感觉到了做爱的舒服了,性欲也高涨了,几乎每个星期要做几次,直到有一天她说月经2个月没有来了,知道怀孕了。

  在当年的那个情况下,怀孕是件非常大的事情了,我们都急死了,不知道如何处理,问了一些死党,都说要去乡下小医院处理,如果在上海,就要单位出个计划生育的证明(当年什么都要介绍信)。我们试过好几种自以为是的方式希望自然流产,但结果是无效。那个时候刚刚好放暑假了,而我又有蛮多的高中同学都考进了第一医学院,所以就问了其中的一个同学,他帮忙找了上海妇幼保健院的学姐,同意在医院开后门处理。立马安排去了医院检查,说还好,可能是学妹计算日子错误,反正还可以通过吃药处理。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们继续做爱,但每次都是在体外射精,基本都在肚子上,有时候一下子拔出来直接就从小腹射到了乳房上,甚至脸上,可见当时年轻时的射精速度和力量。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我发现可以控制射精的时间点了。

  很快的,我就快毕业了。当时是分配制度,属于干部编制,但就在毕业实习设计的时候,在实习单位认识了来实习的另外一个大学的女生YL,非常外向,非常白,最最巧合的是我的高中同学(不是同班),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和她也有点暧昧了,每天一起在食堂吃饭,下班就出去看电影什么的。好像认识3个月之后,开始写论文的时候,我把她带回了家,说是共同写,但其实我是想占有她了,就在我的房间(我的房间当时也有一套先锋音响,可以放大的胶木唱片的),那天的下午,她的衣服在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的音乐声中被我脱光了,非常匀称的乳房,小粉的乳头,非常稀疏的阴毛,我成功的插入了,也是初女。而那个学校的学妹还是通常在周六下午从学校来我家和我做爱,由于是实习写论文阶段,学校不要求去上课的,而实习单位也只需要去四天,周五/ 六基本自由活动的。(当年每周就放假周日一天)。当时我对做爱非常着谜,而每次都是外射,记得有一次是同一个周六和她们二个分时段各做了一次,而且我的心里丝毫没有负罪的感觉,反而是一种得意,我至今不知道是什么心理问题。对了,那个YL是第一个主动要求吸我JJ的女生,从此和她做爱都是从口交开始的。(当然二十年之后我们再碰到的时候,她的口技已经更上一层楼了,这是后话。)她们二个可能都认为是我的女朋友,而我的心里也把她们二个同时认为是我的女朋友,这样的脚踏二只船的日子持续到我毕业,持续到学妹毕业,持续到YL出国读研,一共持续了近二年。

  我由于家庭的关系,分配到了徐家汇附近的一家科研单位,完全是个论资排辈的大锅饭单位,每天就是无所事事,查课题组长交给的资料收集工作,就是泡在图书馆,当时没有电脑,完全靠图书。这对我完全是不能忍受的工作,就在这个时候,全国开始了公司热,有了官倒,单位也不例外可以要成立公司做科技贸易了,我就积极主动的要求做单位新公司的业务员,可以在外面跑业务,不用待在办公室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回过去看,我的第一个人生拐点慢慢的来临了。
  经过我特别申请,也送了一些健脾/ 万宝路香烟给人事处长,就把我从专业课题组借调到所的开发处(当时各个大型科研单位为了响应社会公司热,都相继成立了开发处,负责对外的科技开发合作)。由于我性格外向,也善于和领导同事搞好关系,经常把家里的进口小吃带给同事们吃,而且又是处里年纪最轻的,最关键是我还有自行车(当时仍然是凭票供应),因此各种去各兄弟单位和合作单位送资料的任务就交给我了(我的专业就此荒废了)。

  由此我结识了一些在外滩的上海外贸公司的业务经理和业务员,也认识了当年负责科研机电设备进口许可证审批的上海机电办的小官僚们(后来都成为了朋友),我又自己在下班后的每周一三五晚上去上海前进学校继续进修英文,每周二四晚上参加了英文打字培训(当时有专门的打字机打字培训),另外单位每个周六派我去上海海关学校的首届进出口报关员的脱产培训,从中我就开始完全由我自己搭建人脉关系的进程。在这个努力工作学习的过程中,学妹女朋友继续和我保持着每周末一次的约会做爱,而那个YL也在忙着办理出国读研的手续,相对就聚的少了许多。

  而我不安分的心,却让我在英文培训班认了一个所谓的妹妹WH(比我小6岁,还在高中),在英文打字班认了一个干姐姐CL(比我大2岁,在上海某著名的缝纫机厂工作),她们都是漂亮的上海女孩子,所以我就分别充当了她们的骑车护花使者,当时的前进学校在复兴西路上,那个干姐姐住在太原路(她的爸爸是老干部),那个妹妹住在嘉善路,都离我家不远,所以我都是以请她们来我家听音乐的名义把她们带回来的。那个时候我家舞会已经不怎么举办了,我家在香港/ 台湾的亲戚也都联系上了,所以我的父母非常忙着去香港探亲,也和台湾的亲戚在香港碰头,家里有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就外婆和我一个人。记得当时香港经常寄大的包裹来,都是衣服鞋子和食品等。我妈妈知道我有个女朋友,所以也寄了许多女孩子的衣服,丝袜什么的。当然还有就是许多录音磁带,当年的麦克杰克森的第一盘磁带就是那个时候寄来的。

  记得我是先带了WH回家的,因为那天老师临时取消了上课,我就直接带她回家了。当时我的房间里附带有一个卫生间,有大浴缸和进口的日本电加热热水器了,她说她家也有抽水马桶和小浴缸,但没有热水加热器,所以基本一周洗一次澡。我就请她来洗澡(现在想想也蛮可笑的理由)和听音乐。到我房间,我就和她先听音乐跳舞,她非常害羞,脸通通红,我吻她的嘴,她紧紧的闭着嘴,但在我把手按到她B  胸部时,她的嘴微微张开了,我非常慢的吻她的脸和鼻子和眼睛和耳朵,非常慢的揉着她的胸部,音乐中,上衣被我脱了,摸到那个白粉的乳房,我已经忍不住了。我对她耳语我会非常轻的和你爱爱的。我发现她的脸上已经出汗了,她的裤子是条弹力腰带,稍一用力就被拉下来了,粉色的短裤,几乎数的清楚的毛就在那里,我的手一碰到她的逼,她的整个人就发抖了,就完全依靠在我的身上了。15分钟之后,就被我完全占有了,我的体外射精把她吓了一大跳,她的处女血是淡粉红的。洗澡的细节忘记了。只记得我已经兴奋的晕了。
  占有WH之后的第二天就是打字培训班,我脑子里还在回味着前一天的做爱场景,所以对CL就自然而然的疏远了点,我自己没有感觉,但CL感觉到了,她马上就问我怎么了,一语点醒梦中人,我记得那天我就色胆包天的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目前没有,我问是否和前男友做过,她马上就骂我流氓,脸色通红表情恼怒,但不久就和好如初。当时我的家里有电话,她的家里也有电话,所以有时候在晚上回家后会通电话(当年是按次计算话费的)。到了那个周六晚饭前,我刚刚从海关学校回家,她来电话了,说晚饭后想来看看我,我说好好,挂下电话就想起晚饭后我要和女朋友去看电影,想着然后要带回来操的。不到30分钟,我刚刚和外婆吃好晚饭,她就来了,我至今记得她穿的是蓝色的连衣裙,长头发的,五官非常精致,典型的上海女。到我房间,我就老规矩,给她放唱片,听最新的录音带,她问我那天问她有没有男朋友是什么意思,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被问到心虚脸红,我说没有女朋友,算有比较要好的女同学,我还说自己还是处男。她笑了,然后说以后不要胡思乱想,如果真的想和她做男女朋友,就直接说。然后教育我说,那个事情要慢慢来,不能一认识就要做的。我说我喜欢她,想做她男朋友,想和她做爱。她的脸再次红的不得了,我就趁机抱住了她,她小挣扎了一下,我感觉到了她的胸部,环在她身体后面的左手也感觉到了她的胸罩带子,我就吻上了她的嘴,同时也用右手直接按揉了她的胸部。当想进一步的时候,她说今天不行,要再考虑一下,然后就要我骑自行车送她回去。我想到我和女朋友的约会,也就同意了。结果因为我的迟到,电影没有看成,反而提前把女朋友带回家了。我心里的欲火就全部泄在女朋友身体里了,而且女朋友那天同意找机会和我过一个整晚。

  就这样,我同时有了三个可以做爱的女朋友,有了一个潜在的做爱对象CL,所以日子过的非常充实,工作也非常的顺利。

  不久就在上海那年最热的那个月,YL的留学签证下来了,我和她最后一次在我的床上整整做了一个晚上,我记得每次射完,然后睡觉,不到半小时又迷迷糊糊的翻身上去接着插,不到半小时又在迷迷糊糊中被她口交到硬做,而且她说月经刚刚结束,可以全部内射,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我外婆来敲门,我们前后做了至少10次(她说的)。这是我的第一次的一夜十次。我后来没有去机场送,就此分别了,印象中也没有任何的通信联系,我好像已经告诉她我有学妹女朋友了。但她的离开,我当时还是有难过的心情的。

  同时我的打字培训和海关报关员培训都如期结束了,只有英文班我还在继续,而WH的父母明确也要送她出国留学(当时已经开始留学热了),不参加国内的高考,所以她就完全没有高考的复习压力了,基本上培训班结束就先回我家做一次或者二次,然后再送她回家。而CL,我也始终没有真正的得到她,她总是在我要脱她裤子的时候刹车,可能心里觉得她比我大,所以我也不敢硬上。好像不久她也说有男朋友了,是她父亲的朋友(也是上海的领导)的儿子,慢慢地我们就不怎么联系了。

  这个时候,家里决定要在上海注册外资公司(由我家香港亲戚出面),办公室就租在锦江俱乐部(上海当时的涉外办公楼,现在的上海花园饭店里面),因为我已经有些外贸和海关的人脉关系,所以希望我能够帮忙去开展业务。就此我就从国有单位停薪留职到了外资公司做代表了。收入当时就一下子翻了20倍。而且当年还长包了一辆友谊出租公司的丰田车做业务接待用。

  到年底,我就只有女朋友和WH了,而我知道WH也迟早要飞了,我心有不甘啊,所以每隔几天就要和她们分别做一次。

  那个时候,上海人也开始流行吃饭舞会(餐厅带舞池或表演)了,为了公司业务,经常请客户晚饭和跳舞活动,在一次业务聚会上,我认识了上海外贸公司的新业务员ZWJ,皮肤非常白而细腻,脸蛋非常像张曼玉,她是当时上海外经贸领导的千金,上外毕业。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当天就答应和我约会,而且她还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但老是吵架,而且她父亲反对,因为对方是工人家庭。我想当时我的心里可能自私认为她的父亲对我的业务帮助非常大,就更想要她了。接下来的一周,我就带她分别去了淮海路的蓝村和天鹅阁吃西餐,带她回家听了一次音乐,带她去交响乐团跳了舞。最后在她家的她的房间里的一天中午,我们做爱了,她不是处女,她非常喜欢口交,而且是深喉的那种,一直吞到要吐为止,令我吃惊。以后只要有机会,我们一般都是利用中午的时间去她的家做爱(康平路离我办公室不远),她胸部不大,乳头不明显,下面非常紧,水特别多,她在高潮时候的叫声像夜猫一样。她的父亲基本上晚上不让她出门的。我从来没有问过她男朋友的事情,她也没有问过我的女朋友情况。果然,后来在我的业务发展中,她的确起了非常多的作用,这是后话。

  记得元旦之前WH终于也飞了,飞之前也来我家做了爱,她特别喜欢后入式,分开时我们都哭了许久,到了国外,经常给我寄卡片和照片和信,我不怎么回信,慢慢也淡了。

  女朋友也已经分配工作了,我们基本每个周六出来看看电影,然后就是到我家做爱。ZWJ我还没有带回家,但我把她带到我的办公室里,在办公桌上,在会议室地毯上都做过,有次清洁工进来打扫,刚刚好我们在会议室里的地毯上做爱,吓的我们大气不敢出,就锁着门,清洁工看会议室门锁了,就在外面办公区域打扫,后来吸尘机的声音非常响,我们就在里面口交做爱,当时觉得非常刺激。
  因为业务需要,当时我开始需要出差了,就这样,我第一次到了北京。
  由于我没有坐过火车(之前和父母去香港见亲戚搭过飞机),所以我特别购买了火车票,记得是晚上出发,第二天上午到北京的那趟。女朋友送我到火车站依依惜别,其实我也就去一周而已。而且我父亲还特别安排了一个顾问(有北京人脉关系的中间人)一起去的。

  北京业务活动暂且不表了,发展顺利,到了最后二天就空了,我想一个人去北京几个著名景点玩一下,所以一早就去了饭店附近的故宫走马观花(记得那个时候参观的人不多),然后马不停蹄的到了天坛。在天坛出口之前有一个专供外宾购买工艺品的商店,我就拐了进去,看到店堂里面一角放了一张书桌,有一个人面对外面在写毛笔字,好像是出售的。我站在桌子前看他写字的时候,隐约觉得后颈发热,回头一看,发现一个蛮书生气的女的也刚刚好在回头看我,心里一震。出门的时候就含笑点了点头,我当时带了一台香港亲戚送我的莱卡胶片相机,她就主动用普通话说这是台好相机。当年20多岁的人知道这个相机的人实在不多,所以我有点惊讶。她长的不漂亮,也不高,但感觉胸部比较大,还背了一个运动包。我们就聊上了,原来她是在人民大学的年轻教师LDL(团委),住在人民大学的教师楼。我忘记聊的细节了,反正我们就一起(她带我)去了颐和园,结果下起了大雨,我们就在颐和园的一个凉亭里躲雨到天黑关门(六点钟),清楚记得在凉亭里我们不知怎么的就拥抱了,接吻了。她告诉我她的男朋友是北京某大学美术系的,就在昨天带了一个女学生去内蒙古写生去了,为此他们大吵了一次。然后我们淋着雨搭了公交车(北京当时没有在路上跑着拉客的出租车,都趴在宾馆门口揽活),到了最近的一个宾馆换了出租车直接到我住的宾馆(北京饭店)房间。我不太记得那天晚饭吃什么了,只记得到她一到房间就自然熟的去卫生间洗澡了,这个有点让我吃惊。我也马上给顾问房间打了电话报了平安,就说玩累了,早点休息了,因为第二天下午就要飞回上海了。

  我已经有近一周没有做了,我们那天晚上做了至少5- 6次,我第一次和一个比较放得开的比我大的女人做,胸部果然大,特别是乳头大而暗红,她也主动给我口交,非常舒服,她的阴毛多而密,身体非常柔软,双腿可以弯到头颈部,水多而紧,在逼的深处我可以感觉到会吸我的JJ,可是就是喜欢用嘴巴咬着毛巾而不叫出声。我按她的指示,全部内射了。

  第二天上午她就一个人先离开了,说会写信联系的,会永远记得这个北京一夜的,我送她到饭店门口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好像不舍得。我自我感觉我的感情来得快也去得快。

  回到上海,照例当天晚上就和女朋友做了,那个时候她已经会在我家偶尔过夜了,和她我还是每次外射,但那天因为我担心射的精液量太少说不过去,所以就特别要求老汉推车,第一炮就射在屁股上了。心里得意了一小会,现在想来我是个坏人。

  我仍然保持着和ZWJ的做爱,随着业务的发展,我的客户越来越多了,公司也扩大规模了,来上海的外资公司办事处也越来越多了,我也有秘书了。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在我的眼里看出来,不吃白不吃。所以我的秘书基本都被我带回家操过了,除了最早的几个(因为都是我亲戚的女儿,没有敢),我的体会就是她们基本都有男朋友,有时候中午被我带回家做爱,或者下班加班在会议室锁了门和我做爱,下班还都被她们的男朋友接走约会去了,所以呢,说男人花心,其实女人也一样的,只要那个男的够意思,够胆大,当然送些礼物是必须的(从来没有给过现金),我没有被拒绝过。

  第二年,我就经常去北京、西安,成都,青岛,大连,深圳,昆明出差了,也在北京、西安、成都设立分公司了。

  记得当年那个多事之春,我到了北京,住在丽都饭店(市区到处游行,行动不方便),白天分公司的人到酒店开会。晚上我就在地下室的酒吧听歌,我记得有一个非常高挑的姑娘进来也坐在那里听歌,我就送点了一杯鸡尾酒给她,就坐在一起了,她原来是个北京当地的模特ZL(当年刚刚开始有时装表演),约了朋友,但朋友还没有到。过了不多会,一个认识她的女的带了个矮个子男的进来了,我一听口音就知道男的是香港人,但那个模特爱理不理的样子,那个香港人不一会就被那个女的带走了。这个时候她告诉我是相亲对象,我说怎么会在酒吧相亲,她说是第一次见面,发现那个男的太小个子了,没有感觉。我觉得机会来了,就想着如何把她带到房间。她喝了二杯鸡尾酒,然后说准备回家了,我说要不上楼坐一会,晚点我送她回家。她竟然同意了,一出酒吧,我就搂着她的腰进电梯回房间了。她的腰真心细,腿长,穿的牛仔裤平底鞋。到房间我觉得她更加漂亮了,脸部轮廓清晰,眼睛比较细长,一看就是北京妞。我在房间就直接抱着她吻上了,她回应了我的吻,结果就上床了。她胸部不大,也就B- ,阴毛稀疏,腿白而长,喜欢口交和做爱,逼水多而且也比较紧,最舒服的也是在插到深处的时候里面会吸我的JJ,高潮的时候叫声特别大,喜欢后背式插入,说可以吃药,容许内射。就这样,她连续来我酒店三个晚上和我做。

  回上海不久北京就戒严了,我特别又去了北京一趟,特别住在北京饭店,见了LDL和ZL,分别做了几次爱。LDL说马上要和男朋友结婚了(和好了),也一直在说人大学生的事情,她非常担心,但作为团委干部也支持学生。ZL准备离开北京去南方走秀,其中说要来上海发展,想做我的女朋友。后来真的来了上海,这是后话。

  记得有一次在北京机场排队领登机牌飞上海的时候,我后面也是个高高的北京女孩,我和她打了招呼,聊了几句局势,排到我的时候,她突然也一起到票台,说要和我坐在一起,路上可以继续聊。原来她(名字XL)在上海有亲戚,北京大学已经停课比较乱,到上海亲戚家住一阵。我色心又起,觉得有戏。北京姑娘就是比较主动热情简单。一到上海机场,我就让司机把我们一起送回家了,请她到我房间听音乐,洗澡,她惊呆了,说她亲戚家的房子里没有卫生间,都要上公共卫生间的。我开玩笑说那就住我这吧。她马上说可以吗,她可以告诉亲戚她住同学家几天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忘记如何说服她和我上床了,反正就是做了,胸部B  ,阴毛淡黑,水真的多,但还是费了好大的劲才真正插入,非常紧,马上应证了我的感觉,她是一个真正的北京处女。所有的处女之身,动情的时候都会自然的散发出一种特别好闻的香味,绝对形容不出的那种体香味,我一闻到就知道一定是处女或者是刚刚开初的,这是我的经验至今有效。比较晚的时候,我要了出租车送她回家了,地址是在南市区的老弄堂里的房子。我没有进去。约好过二天请她出去玩。

  不到一周,坦克进入了长安街。

  风波发生后的几个月,进出口业务基本停止了,我也正式办理了离职手续,放弃所谓的干部编制,脱离了体制。

  女朋友已经被我父母见过,,没有反对,她就等我去她家正式上门(所谓的毛脚),我自己呢好像是被生活的水流推着走,随波逐流。同时保持着和女朋友,ZWJ,在上海的北京妞ZL每周各1- 2次的做爱,还时不时的和当时的秘书在些特别的场景做爱(后来看到过办公室的AV电影,发现有部分情节雷同),比如躲在办公桌下面对我口交,而我一本正经的接听电话等。

  期间去北京几次处理业务(北京分公司那阶段关闭了),和LDL在宾馆做了,仍然是激情满满,而她已经结婚了。

  进入90年代,业务逐渐恢复,我在上海的一家德资公司进行业务交流的时候,遇到了当时就令我惊讶的非常年轻的采购部女主管MX,我们彼此都用力的握了手,她刚刚从德国/ 比利时开会回来,穿着合体的套裙,性格外向。我和她的第一眼,我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女的有戏,我产生了新的征服欲望。当时没有手机,只有BB机,但她家里有电话(上海私人电话非常难装),所以我就要了她的电话,她给了,说明她不反感和我的交流。我就开始和她经常在电话上聊天,她的父亲是某部的高干(怪不得她年纪不大,职位高),家住在当时上海最好的新建有电梯的高层小区。好像不到一周,我们就约会吃饭了。我记得第二次约会晚饭后送她回家,在她家楼层的电梯旁边的消防通道楼梯过道里,我们接吻了,我摸了她的小胸部,接下来她就在楼梯道里直接对我口交了,我非常吃惊这样快的进程,然后她就直接说我要了,就和我当场背入式做爱了,当场内射了。她是我遇到的最主动直接的上海姑娘。后来她带了助理来我公司和我开会到一半的时候,会突然要我离开会议室去我自己的办公室,关了门就直接说我要,就在办公桌上抽插,也有一次我去她公司开会结束后,她送我到电梯口的时候,小声告诉我她想了。所以我可以说,生活中也是有性欲非常强烈的女狼的。她胸只有A  ,阴毛多,比较瘦,会叫床。我们就此保持了时不时吃饭做爱的节奏,她也是吃药的,所以就基本内射的。

  有一天,我的原单位领导约了我到永嘉路的一家私人饭店晚餐,一见到那个漂亮的服务员小姑娘HW(当时上海餐厅服务员都是上海人),我就吞口水了,皮肤非常细腻,胸部丰满,我就有想要她的欲望了,而且她的家就在附近,离我家不远。我的老领导也蛮有趣,有意翘边,把那个姑娘的脸涨的红红的。我连续去了几次吃饭,终于有一天同意她休息日(不是周日)和我出去看电影,到了那天,请她去延安东路的联合大厦吃了日本菜,然后就被我带回家了,在路上我就闻到了那种处女特有的体香,我知道我可以得到了,果然在我家,她的脸自始至终是红通通的,非常害羞,我开心死了,音乐中,摸到了胸部C,几乎没有阴毛,水多的不得了,但就是分不太开腿,我非常慢的进入了,占有了,果然不出所料,我的上海处女,时年19岁。我当时就觉得爱上她了,这样过了一周之后,我们就经常做爱了,我教会了她口交,背入式,她的乳头是粉色的,非常小的。一摸乳房,下面就出水。我们一直维持到她嫁去了日本,那已经是2- 3年之后了。
  我自己也被女朋友要求上门提亲,好像准备要结婚的感觉了。我当时认为好日子要到头了。心里觉得还没有准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