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礼堂里的声色活春宫
礼堂里的声色活春宫
「你拨打的手机已关机……」夏夜里暖暖的和风吹拂着我的脸让人有些心动, 从校办公楼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不知道女友的迎新晚会排练是否结束 的我拨通了女友的手机,却已经关机。寂静的校园里树梢骚动的响声似乎在告诉 我一些事情,今晚忽视了这么漂亮的女友,现在我的可人儿是否会遭到别人的骚 扰呢?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这样想了。我是一个有一点点暴露情趣的人,而高中便 和我相识的女友可是有名的小美人。自从我们进了同一所大学后身边从来不乏故 意亲近女友的男生,只是谨慎的我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女友,从不给那些贪婪 的群狼抓到任何机会。
 
  不过有时候也会碰到双拳怎敌四手的情况,何况那些骚扰来自四面八方,所 以偶尔会有一些不大不小的传闻落到我耳朵里,每次都让我激动不已,却又不敢 掉以轻心。这并不代表我不想发生一些什么,只是我个性谨慎,虽然有这样的念 头,但每次都担心会节外生枝,所以一直只是偷偷的暗爽,真的碰上事情还是会 将女友捧在手心里的。
 
  其中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我虚荣的个性。出身在大户人家的我见惯了世事 手段,深谙其中道理,在学校更是积极上进,刚刚被选为学生会的头头,还是校 领导的得意门生。很多人横刀夺爱的企图就是被我的强大所扼杀在想法里的,所 以为了前途发展和大户人家的招牌,我是不想让别人指指点点看笑话的。结果就 会出现有时候明明气氛很好,可是我还是要忍住内心的悸动将它掩埋的情况。虽 然心里有些不爽,不过外面却是风生水起,少年得意啊!
 
  「喂,袁晓奇,都十点钟了,排练完了吗?如果没有排完,可以叫我女友听 下电话吗?她手机没电了。」我给了我室友一个电话。他的名字叫袁晓奇,和我 同一专业一个班,也是开始觊觎我女友的一匹狼,不过入校的时候就被我暗地里 狠狠教训了一顿。由於他不像我们寝室另外两个人一样的宅,此后经常帮我一些 小忙,所以上学期我还特意化干戈为玉帛帮取得了不错的奖学金,现在袁晓奇已 经乖乖的成了我的死党了。
 
  「排练?我们学院的节目早就排完散伙了……」袁晓奇的答复在我的意料之 中,我只是稍微试一试他罢了。我又给了女友室友大了电话,得知女友并没有回 到寝室。嗯,如果女友现在还在排节目,那谁会最有可能去骚扰呢?我又开始心 目中的小小满足了。最近才开学,那些新生已经被我解决社会人员滋事的那一幕 镇住了,相信不会有傻冒敢欺负我女友……
 
  莫非是那些小混混肆意打击报复?学校里晚上的治安确是不是很好。我一一 回忆了最近这段时间的事情,又一一排除了一遍,如果真的是绑架之类的就不好 了。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将那些小学弟趁机偷袭女友的条条框框都抛到脑 后,飞速直奔大礼堂。
 
  大礼堂的灯光从窗户射了出来,一些学生零零碎碎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看来 真的是还没有散,呼呼,担心随着那些刺激的猜想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我平复 了一下气喘吁吁的脚步,盘算着怎么找女友要「让人过分担心」的回报,然后跨 着大步走了进去。
 
  礼堂里的幕布已经放了下来,音响的震动似乎还在空中回荡,偌大的座位席 区没有一个人的身影。糟糕,都怪出校办的时候那阵暖风吹得太诱人了,这么简 单的事情居然让我自己编排成了一出自欺欺人的闹剧,唉,郁闷的恶趣压抑的太 久的副作用啊,我怎么就做起了白日梦了呢?不过他们排练的人走的时候怎么连 灯都不关,太浪费电了,作为好的学生干部,我还是要助人为乐的。
 
  「嗯嗯……」礼堂的电力开关在后台,要从舞台旁边的通道进去才能到后台。 
  可是当我经过通道的时候,一个微弱却妖媚的呻吟声传到了我耳朵里。我心 里一惊,难不成开始那阵暖风是真的,而且……这次可算是玩火玩大了,我虽然 喜欢让美好的东西得到别人的肯定——暴露恶趣的文雅说法,可是我从来就没有 想过让女友受人欺负。事情似乎完全出乎了我的心里承受力,尽管我也是见过风 浪的人,不过此时却浑身一个冷颤,手指颤抖得有点麻。好傢伙,让我见识见识 那个不怕死的是谁,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我,完了完了,女友叫人这样糟蹋真是让我极为不爽,估计是强奸, 你妈的,不对……女友很动情的……哎呀,想这么多干什么,谨慎过头了,过会 好戏就演完了。我怎么会这么想?裤裆里的小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举手要回答这 个问题,我狠狠的给了它两个耳光。吃痛的感觉让我又恢复了对女友的担心,心 想要马上制止这样的侮辱。
 
  我很快就发现声音是从通往舞台的一扇门里发出来的,透过这扇门,稍微仰 视就是整个舞台。我心里着急,这天杀的混蛋,淫人妻女居然连门都不关紧,让 声音传的那么远,这不完全就是向我示威嘛。哼,什么手机关机了,完全是耍心 机引我上钩,然后当面侮辱我……以我观物的心态让我高估了这个对手,并不是 每个人都有我这么聪明的。
 
  舞台的一角,一个还穿着演出服的男生将女友生生压在身下,只露出女友两 条大白腿在空中无法忍受的乱踢一通。第一眼看去,觉得女友应该是被他干的很 爽,双腿用力想要固定在男生的腰上,可是男生势大力沉的抽送完全抗拒了女友 无力的徒劳,而且那抽插的节奏也彻底击碎了女友的防禦. 依照我对女友的了解, 现在如此敏感的侵袭只怕已经让她血液里满是淫荡的荷尔蒙了,哪还有什么理性 啊!
 
  看着那白浊的交合处泡沫浓厚,不知道女友已经被这个畜生干了多久了,现 在小穴穴都不像以前那样孜孜不倦的流淌清泉了,还有那销魂的呻吟,似乎是被 操到累了,已经没有那样清澈诱人了,唉……看着女友双腿间的男人快慢不一的 享受着我专属的特权,心里乱作一团,却没有多少快感和难受。不对啊,这完全 不像那种感觉啊,我现在应该是要在欲望和理性之间挣扎才对啊?怎么心里只有 些许异样的兴奋呢?
 
  「干嘛这几天晚上排练完都要人家,还这么用力,我都丢了好几次了……哦, 好大啊,直接顶着人家受不了,比抽送还过瘾……」
 
  看来女友是被这个傢伙彻底征服了,而且这几晚排练完他们都在这里偷腥, 这……这简直是活生生的偷腥,背叛!
 
  哼哼,大鸡巴是吧,我的不是也很大嘛,至少我小便的时候还没有看见比我 更大的,莫非是我功夫不纯熟?这能怪我吗,要是你允许我到外面去找人取经锻 炼,用得着偷人吗……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快感,我不是已经按照程序都想过了吗? 难道那不是……
 
  「小荡妇,你每天和我在这舞台上搂搂抱抱就不兴奋吗?呼呼……你不要装 了,我看得出你要男人,是不是啊?哦,怎么才一会就不紧了,是不是这几天被 我的大雕胀大了变不回去了,回去看你男友那小鸡巴怎么让你爽,让你爽……你 还不是要来找我……」那男人体力真好,这样迅速的抽插之中话语依然不喘。 
  「对,我就喜欢让你的大鸡巴操……那个瘪三算什么,不过是你大鹏嘴里的 小虫……唔,老公,你是不是想在舞台上操我,让大家都看到……太爽了……啊 啊啊啊啊啊」
 
  这高潮声。我还有些气愤,原来是有些失望,那贱货真不是我女友。
 
  「小贱货,又丢了,看来你老公太没有用了……唔,你是我的……」
 
  男人还在抽插,丝毫不怜香惜玉。聚光灯下那白嫩的大腿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再泛着光芒,艳丽四射。整个舞台在幕布的遮挡下淫香满溢,处处是香肉焖熟的 味道,刺激而压抑,就如同在上演一出万人着迷的声色春宫,可惜观众只有我一 个。
 
  「咚咚咚……」正当这激战进行到酣畅淋漓的时候,长长的通道那边传来吓 人的脚步声,听起来似乎是个女生的脚步。
 
  我心里一惊,这里是宽敞的舞台,可是道具都已经撤下了,空旷得无处可躲 藏,被人发现了还以为我故意偷窥偷情,那样这两个人倒霉,我也跟着倒霉,而 且跳到黄河都洗不清。背上这个黑锅不是给家里抹黑,臭名远扬嘛,我得赶紧想 办法,情急之中我想要反身去把门关上,然后出去,可是那个身影已经出现在了 通道里。
 
  遁着声音,我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粉色的高跟凉鞋,跟不是特别高的那种,很 适合女孩修长高挑的特质,看来女孩很会为自己挑东西。小巧的脚指从在粉色中 调皮的跳动,似乎是要昭示那赛雪的肌肤有多么白皙清澈,紧实的小腿光滑诱人, 丰满浑圆却不失修长性感的大腿引人犯罪,那笔直的线条可以用直尺来验证黄金 比例。
 
  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带着蕾丝的裙摆不停摇动,让那露出来的一小节羊脂玉肤 若隐若现,腰身却剪裁得极为贴身,完全是害怕辜负了那细緻柔软的蛇腰。胸前 适当的褶皱不是为了别的点缀,只是为了掩盖那过於骄傲的苏乳,褶皱的晃动显 得得体而不过於放荡,饱满而又不失雅緻. 清新的马尾让夏季的酷暑远离,发尖 丝丝香汗缠绕,又不小心滴落到柳摆柔荑如同明镜落瑶池,细緻的肌肤充满了弹 性,满是青春的活力和可人的凉爽。
 
  那张熟悉的鹅蛋脸映着俏丽的面容,厚实有致的嘴唇配上高高的鼻樑让人觉 得分外惊艳,甚至略带几分面相中的春意桃花,微微的红晕是运动的痕迹,却让 人觉得微醺易羞,惹人怜爱。眼见那秀眉美目似乎要上扬,如此美色如何可以抗 拒不继续欣赏下去……
 
  可我掩藏的行踪即将暴露,只能在温柔的视线快要扫到我的时候不舍的又一 次躲进了门里。一瞬间,那魅力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我只得又躲进来,顺手 将门彻底打开,躲在门后。
 
  「咦?」那酣战的呻吟越发大声了,怎么会让眼前这个女孩忽视呢?我太大 意了,刚刚如果不往后退,带着门出去不就没事了吗?何必要谨慎到退回来呢? 
  要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的可爱女友佳娜!可是当时做贼心虚,都怪 自己那些该死的念头,现在是作茧自缚了。当让,既然是自己的女友,情况就没 那么危机了,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不要被她发现我在偷窥,否则今晚的补偿要不回 来,还会被她笑成是偷窥怪叔叔。
 
  佳娜慢慢走了进来,显然也是被远处两人交合的身影吓到了,差点叫了出来。 不过电光火石间佳娜似乎认出了那男人,又止住了声音,打算慢慢的退出去。 
  「唔……呼呼……佳娜,佳娜,佳娜,你是我的,你是我的……看我怎么把 你的小妹妹喂饱……说,说……求我射在你的身体里面,让我射在你的子宫里面 ……呼呼……佳娜,快说……让我们一起高潮……来吧……佳娜……」
 
  啪啪声不绝於耳,这十来分钟的高速抽插似乎是要到终点了。
 
  可是那假冒的女友似乎已经被干到松松垮垮了,无法给那男人带来足够的快 感,所以开始了意淫。只不过这时宜把握的太好了,那一句句「佳娜」和淫言秽 语让女友怔怔的立在那里,似乎是被吓住了,双腿不由自主的交叉了一下,又缓 缓夹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宇淳,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快停下来…… 我不是佳娜……我不是佳娜……啊啊啊啊……」女孩似乎心有不甘,一点都不配 合那人的命令。
 
  远处肯定是发出了扑哧扑哧的声音,因为男人的动作固定住后又缓缓的移动 了几下,看来是射了。女孩的双腿被分得门户大开,几乎压成了一字马,在高潮 中不停抽动,脚趾死死扣紧,这男人的强精怒射让她魂体分离,一塌糊涂,貌似 有些不省人事。而那人后背的肌肉在拱动,双腿在缓缓抽动,动作看起来极为傲 慢,似乎是完全没有爽到,有些恼火。
 
  而佳娜此时也意识到了他们接下来的举动,怕被那两个人窥见,也怕有人经 过发现了她,小心而冷静的转身离开了这里。就在女友转身的那一瞬间,我发现 她的眼神里有些挑动和调皮,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歪主意,不过正是这样, 佳娜却没有发现躲在门后黑暗中的我。
 
  女友撤了,看来我也要闪了才行。
 
  「贱货,起来,起来,完事了。哼,早被别人操烂了的贱货还在那里装高潮 ……」男人的语气很是恶劣,简直比对妓女都不如。
 
  「你……我不是佳娜,我不是她的替代品,我是爱你的……你不能这样对我 ……」那女孩的声音不大,似乎还带着抽搐的声线,不过听起来似乎是被操出来 的。
 
  「爱我的,爱我的钱吧,别以为你做什么我不知道,在寝室也威风够了,大 姐大的瘾也嚐到了,鸡迈也操干了,洗洗回去睡吧。」那人似乎对女孩的事情瞭 如指掌,看来女孩也不是什么好鸟,於是下了分手书。
 
  「你……你怎么……」女孩似乎被男人说中了,支起颤抖中的身子无法言语。 
  「杜家大公子宇淳是风流浪子这个谁不知道,收起你的小心思好好读点书, 其实我对你已经够好的了。」
 
  杜宇淳起身开始整理皮带,我觉得不能再逗留了,估摸着佳娜已经出了礼堂, 赶紧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