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比妈妈还爱我的老师
比妈妈还爱我的老师
我在我生长的小城市读卫校,18岁,袅袅婷婷的年龄。快毕业的这一年,女生们都在恋爱,仿佛大家同时觉得青春就要逝去了,总要经历点什么,以备将来回忆。像我这样看上去波澜不惊的,可以说凤毛麟角。同寝室的女孩子们说,娴,你真是人如其名啊,人生苦短,干吗这样闲着,就不怕将来后悔?追你的男孩子不少,挑一个吧。

我总是不吭声。谁也不会知道,我不是闲着,我是在等一个人,等他的答案,或者说答案已经有了,只等他宣布出来。那个人,我永远不会说出他的真实姓名,即使此刻我想说出憋了多年的秘密。

我就叫他胜宇吧。

卫校二年级下学期,我们原来的辅导员林老师准备考研究生,说是不带我们班了。有一天上课,一个身形有点像金城武的人走进教室,走到讲台上。他戴着细边的眼镜,眼镜片反射着透明的光,斯斯文文。他说,他暂代我们的辅导员。

他就是胜宇,他不光暂代林老师的辅导员,还代了她的课。传闻里说,林老师和胜宇是情侣,关系很好。我从来都是一上解剖课就作呕,胜宇发现了,像个大哥哥一样安慰我。他说,生命是脆弱的,所以才不易啊,你是在学救苦救难的本领,你心里要多一些悲悯。

胜宇的话让我想起了我爸,眼睛一下子湿了。我那风华正茂的老爸,因为耿直,受了多年的磨难,终于做了厂长,要大干一番,要救活那个半死不活的化肥厂,却在跑贷款的途中出了车祸。他该多么心有不甘?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甚至超过我妈,可是我再见不到他了。

那以后,我对胜宇多了一分关注,心里也多了一分说不清楚的东西。胜宇爱穿褪色牛仔裤,米黄色或灰白色的条纹T恤衫,一副不羁的样子。胜宇的课讲得很好,在我们班有很多粉丝,女生们的问题尤其多,一个比较开放的女生私下开玩笑说,看着他,你口水就止不住想流。但是听胜宇的课我有时候会走神,会想象着他和林老师独处的情景。我从来不敢和他对视,本来一直盯着他,等发现他在看我,我的眼神会赶紧逃开。我也从来没问过他问题,即使心里有一百个问号也不开口。他仿佛感觉到了,反而来问我:有问题吗?
没,没有。我说。

三年级开学,林老师考上了中国医科大学的研究生,胜宇也正式成为我们的辅导员。女生们都说,胜宇和林老师关系虽好,但是情人只宜小别,不能长久分开,不然一定会出问题。我真心希望胜宇能幸福,但她们的推测又让我感到欣慰,欣慰之后是自责,因为,我发现了自己不可告人的念头。

女生们的话终于得到了证实,只是我没想到会来得那么快。2003年5月,我毕业前最后一个初夏,林老师回来了,焕然一新,光彩照人,她身边多了一个白人小伙子,据说是个在中国医科大留学的俄罗斯人。尽管林老师的父母都在学校教书,她的家在学校,她回来顺理成章,但我还是觉得招摇,心里对她也有了一些恨意。

仔细想想,那恨意原来不是我的,是胜宇的,是我帮胜宇在恨,属于我的那部分,却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悦。

我和他越来越近,月光里,他伸出手,扶住我的腰,我顺势倒在他怀里。

那时候我已经在市郊一所镇医院里实习。我们差不多都毕业了,就差论文答辩,就差在毕业晚会上互道珍重。卫校生,分配不容易,想留在市里,几乎是难于上青天。大家各显身手,各奔前程。

我断断续续了解到林老师和胜宇彻底分开的情形,已经不能安心实习,就找了个机会溜回学校。

胜宇住的是过渡楼,就是单身教师住的那种老式筒子楼。那天晚上,我走到楼下,我知道他住的是407室,但从来没去过。门牌是从左往右数的,我抬头找四楼的第七个窗户。我不自信地数了三遍。

灯是亮的!我心跳都加快了。我差不多犹豫了二十分钟,终于鼓起勇气爬上了四楼,然后走到407门口,抬手敲门。从上楼到敲门我是连续完成的,我必须这样,不然我就没勇气了。

请进!门里的一个声音说。是胜宇。我推开了门。胜宇看到我这不速之客,先是一愣,然后说,你好,娴,你不是在实习吗?有事?

到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竟然笨得连个理由都没想清楚,就冒冒失失进门了。

没事,我说,我临时回学校一趟,明天就回实习医院,刚才我走到这楼下,就……

我恨不能把舌头咬下来,我有很多话要说,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选择落荒而逃。我听见胜宇在我身后说,娴,工作不好找,实习不能大意,你要记得,当前什么是最重要的。

什么是最重要的呢?眼前忽明忽暗的前程?还是心里不清不楚的爱情?胜宇懂得我的来意吗?可是,他又知道我是谁?我不过是教室里无数张脸中的一张脸,我不过是答题纸上无数名字中的一个名字。而我也不知道他,我只知道他是从北京毕业来的一个青年,他可以留在北京,但为了追随爱情,他选择了放弃,然后爱情又放弃了他。我在火车上的厕所里 游泳池被教练干 那一夜的缠绵全集

毕业很快如期而至。作为辅导员,毕业晚会胜宇也参加了。那天晚上我们都很疯,很多女生

像我一样,破天荒地喝起了啤酒。胜宇酒量惊人,敬酒从不推辞,我一直担心他会倒下,但他始终谈笑风生。

散场之后,我们三三两两搀扶着打道回府。夜色很美,月亮把树影洒在路上。我走到半道的时候,借故去看一个朋友,又折返回去。

隔了不到两个月,我清楚记得,是49天,我又敲了同一扇门。也是晚上,也是昏黄的筒子楼楼道,我明白,如果我再不敲这扇门,以后就再没机会敲了。

还是那句“请进”。我推开了门,房子里没开灯,弥漫着酒气和一种颓废的味道,月光从窗户照进来。这仿佛是我无数次想象过的情景。我随手关了门,是那种把手浑圆的锁,朝中间摁一下就锁上了,我轻轻用力,听到那声脆响,我知道我把自己锁进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娴,是你吗?

我没吭声。我轻轻走近了桌子前坐着的那个人。我和他越来越近,月光里,他伸出手,扶住我的腰,我顺势倚在他怀里,他紧紧抱住我,倒在旁边的床上。

我已经没有意识了,局面完全失控,我根本也没准备控,把自己完全打开,用每一片身体去感受他的手,他的唇,和他雄性的力量。他压住我,仿佛要把我碾碎。我听得见他粗重的呼吸。就在最后的时刻,他突然停住了,重重地深呼吸,然后起身离开了床。

不行!这是不对的,我是喜欢你,可是你还小,你还有无限的世界,你走吧。

当房子一下变得黑暗的时候,我想我的第一次属于毕业前的那个夜晚

你走吧。这句话好长时间都萦绕在我脑子里,但我一点都不恨他,我眼前是横着无限的世界,他的话没错,可是爱就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