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妻子婚后第一个情人
妻子婚后第一个情人
我和妻子结婚几年后,特别是有了小孩,我们之间的性生活便渐渐少了起来,慢慢的缺乏了以往的激情,彼此敷衍似的,没有多少前戏,勃起,插入,射精,然后自顾自的睡觉。

  妻子其实蛮漂亮的,身材也很好,可是已经慢慢的失去了对我的诱惑力!最近两年,每次和妻子做爱,我都会在自己脑海幻想着正在操着风骚的熟妇,或是丰满的友妻,只有这样的才会让我的勃起会更加的持久,直到脑海里猛地出现一个情景:妻子被别的男人在干,这样的场景居然刺激的我兴奋不已,下体勃起的硬度和坚持的时间更持久。

  相信很多的男人都有过这样的想法,暗里不停的幻想着妻子被别的男人强暴,交配,内射,以达到自己的性兴奋,有了这种想法,好几次我在和妻子做爱的时候,在她兴奋起来时就不停的问:「想不想跟别的男人做爱啊?有没有被别的男人操过?」之类的问题,起先妻子总是白我一眼,还骂我「神经病」,问的多了,妻子便生气起来,问我为什么会问这么变态的问题,我便装作很伟大的样子来回答:「我觉得我们的性爱已经很平淡了,如果你在别人身上得到更大的性爱高潮,我是心甘情愿的,只要你快乐,我也就快乐!」妻子很认真的回答我:「我从来没想过被别人操,我这辈子就只被你操!你让我已经很满足了!」听到回答,感觉到妻子的真情,心里也便有些感动!我动情地搂着妻子说,如果你外面有男人,并且在他身上得到了我没有给你的快感和高潮,我是不会介意的,我甚至希望你能通过这个来调节和我的性生活上的和谐。妻子抚摸着我的脸动情地说,老公你真不在意吗,我发誓真的,妻子把嘴巴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我被别人操过,而且操我的很爽,还想和他做爱,听到她这样的回答,我半硬不软的老二迅速雄起,那次把妻子也插的出现了少有的高潮,事后我又问,妻子回答我说是因为看了我档夹里留存的那些换妻,淫妻小说,所以这次就这么回答了我,没想到我真的被刺激到很兴奋,她悠悠叹道:「老公真是这么变态啊?听到自己老婆给别人操,就能让你这么兴奋?」听妻子这么说,我其实隐隐的希望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后有两个星期,这天妻子回到家就直接拿着换洗内衣走进卫生间直接洗刷,然后出来时换下来的内衣已经洗掉,因为原本我们的习惯都是在睡前才会洗刷,换下的衣物都是到第二天才洗,所以妻子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上了心,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了。又隔了一日,妻子依旧是回来直接奔卫生间洗漱,中途她的电话响起,她出来接电话,我说要上个厕所,迅速进了卫生间,看到她的内衣裤刚丢在盆里还没来得及洗,我抓起她内裤一看,看到裆部有着一滩白白的粘稠液体,我拿起来一闻,闻到了两种味道,一种是妻子的体味,另一种只要是个男人都能闻的出来,那是精液的味道,那一刹那,我心里涌起的不是委屈,不是被戴了绿帽的愤怒,而是兴奋,激动,一种亢奋的情绪,哼哼,平时在我面前装的一本正经,背地里已经跟别人有了奸情,想到现在的妻子阴道里灌着别的男人的精液,我下体便就涌起了一阵冲动,我走进房间,妻子正好接完电话,我将妻子推倒在床,脱去了她的短裙,妻子挣扎了一下「你干什么啊?」我一边解着自己的裤带,一边回答:「干你!」「一会睡了再说啊,你昨天不是刚做过吗?」我回答:「干你是永远都干不够的,谁叫你这么风骚?这么迷人?」俯下身去,直接将鸡巴对着她的阴道顶了进去。妻子的阴道里还很滑,很湿,想起这里面还残留着别的男人的精液,鸡巴出乎意料的勃起到很硬,我一手狠狠的抓住妻子的乳房,一边便狠狠的抽动起来。妻子默默的承受着我的抽插,慢慢的,倒也开始呻吟起来。「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猛?」「没事,就是想干你,」妻子也动情起来,双腿环绕着我的腰夹起来,双手扶住我的头跟我接吻。我一停不停的抽动着,妻子出轨的刺激让我的性能力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度,几分钟下来不停的抽送,已经气喘兮兮,妻子面色发红,也是渐渐的达到高潮,她可能也没想到我今天居然这么坚挺,这么勇猛,是这两年所没有过的!我看到妻子渐渐的要达到高峰,猛地停下来问:「想不想让别的男人干你?」妻子摇头:「不想,就想被你一个人干!」事到如今,她还这么装,我心里一怒,猛地就说:你内裤上的精液是谁的,妻子的眼睛顿时湿润起来,我知道她要准备道歉了,果然,妻子低声的说:老公对不起,我…我一把捂住她的嘴:「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跟你说过,如果你想被别人操,就去操,只要你快乐,我也会开心的,我不是随便说笑的,只是这个事情我本来想是听你自己说出来的!」妻子一把抱住我低声哭泣,我抽动个不停:「现在告诉我,你想不想被别的男人插?」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她低声说:「想!」「那你有没有被人干过?」「有!」「有过几次!?」「很多次!」「被别的男人干爽不爽!?」「嗯,很舒服!」一切的对话都在我的意料中进行着,我知道现在我无论是问什么问题,妻子已经没有必要再对我撒谎了。

  「除了我外,你被几个男人干过?」

  结婚前还是结婚后,都说说,结婚前三个,结婚后就一个,怎么一个好像不够用吗?是不是还想多几个吗?嗯,我顿时觉得我自己的性能力又回到了刚结婚时,有力,有硬度,妻子在一边承受我冲刺的情况下,一边又回答我问题的状态下,大概也感受到了那份刺激,那种久违了的高潮胡言乱语也终於再次出现:「老公,你顶到我最里面了!啊…啊…老公,你好棒!!…老公,射进来,」这一刻我是有点喜悦的,妻子又回复当初的风骚,尽管这风骚是别的男人引起的,但这也是我的盼望啊!我紧紧抱住妻子的身子,用力的操着她,在她耳边说:「老婆,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允许你跟别的男人做爱,你看,我们有多久没像今天这样了,我要的就是这样,和以前一样充满激情的性生活!只是你自己要小心,别对他有感情!」妻子不停的点头,老公,谢谢你。以后我再也不见他了「为什么不见?你舍得吗?老实回答我!」妻子无语,我狠狠的顶了几下,大概太用力了,妻子的呻吟有点痛楚,我不依不饶:「说啊,你舍得吗?你跟他做的时候不是很舒服吗?」妻子大概也慢慢摸清了我的思路:「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见他了!」「我同意!」「那我就见,你自己也说,我被别人操会让你很兴奋,那我就去被他操,我也很舒服!」妻子回答道,我想这种刺激不单单是针对我的,对妻子也会很刺激,伴随妻子娇啼的呻吟,我终于射了,喘息一会后,我搂着妻子问,奸夫是谁,什么时间在那里操你的,是安哥,我一愣,脑海里顿时呈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其貌不扬,微有小肚腩,和谁说话都是笑眯眯的,妻子在我怀里晃动一下接着说,夏天时,那天你去进货没在家,市场下班后我发现电瓶车没气了,安哥好心送我回家,半路下起了大雨,一下把我们淋了个落汤鸡,因为我一直对安哥有好感,淋了雨的安哥,那精壮的身体,让我的心一阵颤动。到楼下我就心一横,请安哥上来避避雨,结果安哥就把你操了是吗?嗯,和老公说说安哥是怎么操你的,安哥进屋后,因为淋了雨。我们的衣服都像没穿似的。安哥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我的胸,我红着脸说安哥你擦擦头,安哥一把搂住我,嘴里说着,乖乖,你真漂亮,我喜欢你,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深深的爱上你了。我轻轻挣扎着,我有老公,安哥,你别这样。给我一次,就一次求求你好吗?我爱你,说着,俺哥低头吻了我的唇,一只手摸我的胸,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屁股,耳边听安哥的情话,让我马上就有感觉了,于是身子就软了下来,上半身不知不觉已经被安哥脱光,安哥轻轻地抚摸着妻子的乳头,「舒服吗?亲我??」妻子一看这样了,主动把嘴凑过去,跟安哥发出啧啧的舌吻声音。安哥温柔地帮妻子把衣服脱光,接着自己将裤子和内裤脱下,露出已经硬挺挺的肉棒。妻子低头扫了一眼。安哥的肉棒带点弯曲的弧度,比老公的粗还长,感觉可以称得上是凶器,安哥把他的肉棒扶起,对准了妻子已经湿润的密穴。直见安哥轻轻一顶,肉棒就毫不费力地就进到了妻子的身体里。好深呀,奥,妻子娇啼,宝贝,你好美?安哥把头低下去,和妻子舌吻。一时之间,房间里只有肉棒的撞击、舌头的交缠和两人的喘息声。妻子双腿被安哥的双手抬高,身体靠着被子呈现U字形;妻子则是非常的享受,双手把安哥的背紧紧地抱住,让安哥的肉棒更深入到自己的体内。

  这样的姿势经过大概十分钟后,安哥将妻子转过身,让妻子跪在床,双手则是抓着妻子的细腰,变成狗爬式的样子。这是能让安哥肉棒顶到妻子的敏感带。

  当安哥用这个姿势进入时,妻子赶紧咬住被子,怕发出太大的声音引起邻居注意,这个动作完全可以看出安哥的肉棒带给妻子多大的刺激,而且相比之下,我的比较笔直,不像安哥的带有些弯度,所以没办法做到像安哥那样的程度。好不容易稍微习惯了快感之后,妻子才把头抬起来。阿阿,好舒服安哥,喜欢安哥的肉棒吗?「喜??喜欢??好粗??好硬??」「喜欢我的还是你老公的?」「安哥??好坏??人家??不知道??」「不知道吗?那我再让你比较一下好不好?」安哥加快了速度跟力道,让妻子瞬间投降。「阿阿??要??受不了了??大??安哥??人家喜欢安哥??的肉棒」和你老公比谁的舒服,他的??没有安哥??舒服」天阿,妻子竟然已经淫荡到说出这种话了。听到这么淫荡的话,安哥也到了极限,射到哪儿?妻子娇啼道,射进来,都射进来。我今天安全,哦,的一声叫,猛的一挺,安哥那亿万子孙就顺着我娇妻的阴道,冲进了我娇妻的子宫了,娇妻的子宫被安哥的精子一烫,身子一阵颤抖,就剧烈的高潮了。休息一阵,妻子转过头,又跟安哥一阵舌吻,安哥真的是把妻子完全征服了。

  我问妻子那天晚上安哥操了你几次?四次,而且我都有高潮,你心里还是喜欢和他做爱吧?不用否认,不喜欢就不会发生那么多次关系了是吗?」妻子默默点点头:「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他比我厉害」,只见妻子低头浅笑到,某人,你有点自取其辱呀,「跟他做爱,我很刺激,会很兴奋!会高潮,老公,对不起,「好了,老婆,你也不要对我有太大的愧疚,我老早就跟你说过,只要你喜欢就去做,只是以后希望你们一起的时候你跟我说下,好吗?你在他那边享受了快乐,我希望回来后让老公我享受快乐,妻子默默点头,我估摸着心里快活着吧,自己的老公允许她与奸夫继续享受着出轨的快乐?!坦白讲,我们的性生活确实从那次摊牌之后变得比以往更加和谐,更加如鱼得水,妻子在床上的表现也会越来越风骚。这天刚吃过饭,妻子化了个淡妆,打扮的漂漂亮亮准备出门,我问几点了?干什么去?妻子笑着说天气预报说大风降温,这天马上要冷了,我去给你弄个帽子戴,哎呀,还是妻子关心我呀?可这几点了?从哪儿弄帽子我郁闷的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