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桃花岛上的小溪
桃花岛上的小溪
桃花岛得天独厚,正位于海底涌泉中央,岛中涌泉多处,汇聚成小溪再曲折蜿蜒入海,水质清澈甘醇,桃花岛上的饮食洗涤和浇灌都是取自这条小溪。

  师徒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溪边,这时正是江南暮春,溪边桃花盛开,香草如茵,蝴蝶翩翩,群莺乱舞,胜似人间仙境。黄蓉有意让徒儿看饱她美艳性感的裸体,当下就对着小武,以优雅姿态缓缓褪下白色薄纱,然后再解下覆在胸前的乳罩。

  于是黄蓉真正是一丝不挂了。小武抬头贪婪地瞪大眼睛猛看,这番模样看进黄蓉眼里真是得意极了,她知道小武喜欢自己的身体,却娇媚地提醒他:「只许看,不可动手动脚哦!」在小武眼前的黄蓉,雪肌如脂,苗条丰满,比例均匀,曲线完美,纵是嫦娥下凡,贵妃在世,也不如她美,想到师父郭靖能拥有她,心里真是羡慕又嫉妒。黄蓉赤裸身体嫋娜娉婷地走入小溪,随着步履摆动,只见她胸前顶者嫣红乳头的丰乳上下抖动,柳腰轻摇,屁股摇晃,肉奶奶地真是绝色得性感,教小武看得连胯间的小肉棍也跟着一跳一跳。黄蓉走向靠近岸边的一块冒出水面的平滑石头上坐下,她朝着小武招手,要他靠近点。「小武,你闲着没事,帮师娘洗洗小亵裤和胸罩哦!」黄蓉声音又娇又媚,小武简直快销魂蚀骨了。只见黄蓉坐在石头上面对着小武,两脚踩入溪底,水深及膝。如此一来,黄蓉大腿以上的部位,小武都看得清清楚楚。黄蓉俯身捧起溪水喝了一口,就开始洗身。

  她先仔细洗颈部,然后再捧起溪水洗胸部、后背、小腹。她搓洗胸部的时间特长,洗搓揉捏,好像把乳房当作是面团似的,恨不得将它揉散了,看她两手托起乳房凝视时,却是粉脸霞红,眼神充满自怜自爱。小武心里纳闷:「不知师娘想什么?

  她的奶子真挺,又白又肥又大,乳头嫣红如樱桃,如果能给我摸几把,含在嘴里,就是当下将我打死,我也甘愿了…」想归想,付诸行动还是不敢的。他哪里知道黄蓉又在思春:「这对宝贝如果给小武握在手里,任他揉搓玩弄,不知有多刺激?

  郭靖哥哥,你太不解风情了,休怪我…」黄蓉洗好小腹,再洗双腿,由于泡在水中,双腿很就洗干净了。接着黄蓉抬起左腿,轻轻踩在石头上,再往旁张开,故意让小武看清楚她的私处,她先洗阴毛,再缓缓搓洗大阴唇,接着拨开大阴唇露出小花瓣,再用食指、拇指轻轻捏着小肉片仔细搓洗。看那黄蓉神态好像很享受似的。洗好小嫩屄,黄蓉抬起右腿放下左腿,再重复做同样动作。洗阴户其实不需要分解动作,她是有心挑逗,要小武看得如醉如痴,藉此让自己获得快感。

  这幕美人洗香屄春色图真的是让小武看呆了,心想:「原来师娘这么开放!」可更惊奇的在后面,黄蓉站起转身,她先一手按着石头,再俯身翘臀,大开两腿,如此一来,黄蓉臀沟下那可爱的屁眼、迷人的水蜜桃、萋萋芳草,甚至悬垂在胸前的肥硕双乳都豁然可见,这又是另ㄧ幅人间绝色图了。黄蓉用一手往后伸向臀沟,掏水轻轻搓洗她的肥臀、屁眼。小武看到师娘这么大胆骚浪的动作,刹时慾火烧身,好像是跳进热锅中的蚂蚁,血气方刚的他如何受得了?当场就一泄如注,千万儿孙从小肉棍眼中喷出,裤底一塌糊涂了。黄蓉心知已经挑透够火,不宜尽兴,旋即将全身泡入水中,舒舒服服享受溪水的清凉并顺便清理一下凌乱的头发。

  「师娘,…师娘…」「嗯,怎么啦?」「徒儿想泡水…小弟弟受不了,泄出了…」小武见师娘裸裎坦荡待他,他也不该隐瞒师娘,就老实说了。黄蓉听他老实,对自己的性感魅力更感到骄傲,咯咯娇笑道:「那就跳下来吧!」小武不敢脱下衣服在师娘面前放肆,就和衣「噗通」一声跳进溪里。黄蓉本是感性柔美派女子,练武是家庭功课,其实她更爱诗词吟唱,阅读唯美文学,向往「张敞画眉」的闺房浪漫。可惜郭靖不解风情,加上少女时代离家出走闯荡江湖,见识太多鲁莽男性的粗犷裸身,觉得一点都不好看,所以小武和衣跳入水中也不在意。她举头见鸟飞鱼跃,花林如画,又见小武伴在身边,心情大好,便说:「小武,师娘唱首歌给你听…」话未说完,黄蓉已轻启朱唇,低声唱起:江南柳,叶小未成荫。

  十四五,闲抱琵琶寻。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歌声圆滑柔润,余音袅袅,听进小武耳里,真有说不出的受用。这歌词是文学家欧阳修作的,东邪黄药师二十多年前深爱女徒弟梅超风,经常在书房里写下这首词,小黄蓉偷偷瞧见,很是喜欢,看熟了,便顺口唱出来了。浴罢,黄蓉走上岸边,小武也跟在后面,眼睛藉机欣赏黄蓉的大屁股。沐浴后的黄蓉有如出水芙蓉,娇艳欲滴,亭亭玉立,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小武将黄蓉穿的薄纱铺在柔软草地上,说:「师娘,您的衣物未干,您就先坐下歇着好了。」黄蓉一丝不挂,双乳解脱束缚,胯下没有丝带缠束,甚觉舒适,且身上水珠未干,头发也还湿漉漉地,身体又有意给小武看,便微笑不语,迳自坐下。她的坐姿同先前一样,也是玉腿并拢弯曲成ㄑ字形侧坐,圆浑臀部与柳腰组成的弧度,符合S形曲线的美好要求,臀沟分明,下面私密的水蜜桃半隐半现,更显性感。高耸坚挺似尖笋的双乳经过溪水洗涤后,更显得温润如玉,连顶端翘起嫣红如樱桃的乳头也是娇艳得有无限诱惑,令小武想入非非。

  黄蓉招呼小武坐在旁边,娇声说:「师娘美吗?」女人老是爱问这类话,百问也不厌倦,真是奇怪。小武看着师娘成熟娇艳的肉体,愈看愈是爱不释手,由衷道:「师娘好美,真是天生丽质,百看不厌,秀色可餐。」黄蓉听入心里甜蜜蜜,见他正对着自己高挺的双乳发呆,笑得乳房一阵乱颤,撒娇道:「怎么可以给你吃呢?只能看,不能吃哦!」「来,帮师娘梳头。」黄蓉取下插在头发上的小发梳递给小武:「帮人家轻轻梳,不可太用力哦!」「师娘秀发乌黑亮丽,疑是银河瀑布落九天!」黄蓉听小武又活用唐人诗句赞美她,听了真是欢喜,不禁又笑了。她发现小武梳头梳得轻柔体贴,发梳有时又会轻轻搔到粉颈,这粉颈也是黄蓉敏感的地方,自己搔时还不觉得,等被他人轻轻搔到,就感觉痒痒的,很是舒服,连下面的小骚屄也被感应到,黄蓉脸又红了。「师娘发黑肤白,以白衬黑,更见秀发如云;以黑衬白,更见肌肤胜雪呢。」黄蓉听了非常欣喜:「想不到这小呆也很会讲话。」女人浪漫感性者多,最爱听此调。黄蓉心里一荡,又想挑逗小武了,其实她不知这种念头也是在挑逗自己的性慾。

  黄蓉将两腿伸直,挺起阴阜,蠕动屁股,对小武媚眼娇声说:「这个地方也要帮人家梳。」只这么一句,那潜伏在阴毛下的敏感小骚屄已经听到,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小武坐在黄蓉身侧,低头便看到师娘玉腿根处饱满微凸的阴阜近在咫尺。他想:「师娘阴毛不是很多很浓,为何要我梳呢?」但这个差事求之不得,打死他也要做。「轻轻梳,不可太用力哦!」黄蓉阴阜上的阴毛集中又分布均匀,呈倒三角形,约略两指半宽,食指长,毛质柔软有弹性,乌黑油亮,稍微蜷曲,根部之处的毛细孔清晰可见,水蜜桃和臀沟处则杂草不生,整体看来,真是光景和谐,春意融融,令人陶醉其中。

  小武手握发梳在师娘的阴阜上缓缓地梳着,轻轻地梳着,梳得黄蓉心里好痒,阴阜好痒,小嫩屄好痒,…「师娘,舒服吗?」「嗯…是舒服呢,继续这样哦,不要使劲,想像是用你的手往豆腐上轻轻拂去灰尘那样,不要着力…」小武听师娘这么吩咐真像在教他练功窍门,不免暗笑。见黄蓉双腮红晕,媚眼如丝,很是享受的样子,再仔细看被黄蓉大腿紧紧夹住的萋萋三角洲,隐隐约约好像渗出了桃花水,知道师娘是舒服得要发浪了。「师娘,草地软,你躺着,徒儿侍候你。」不待小武说,黄蓉早已被小武梳得几乎全身酥软,自动就仰身躺下了。小武见师娘全身赤裸裸地横陈在自己身边,欢喜异常,犹疑是梦寐。问道:「师娘,徒儿现在是作梦吧?哪有这等好康的事?」黄蓉娇笑道:「就当真是梦吧,师娘也不想那么快醒过来呢…」小武大喜,说:「师娘,您躺着,不要醒,继续闭着眼睛作梦吧,徒儿给你梳仔细。」小武手握的小发梳是用江南特有的黄杨木削制成,木质温润微软而光滑,江南妇女都爱用,是不会伤害到柔嫩皮肤的。小武将发梳轻轻按在黄蓉的阴阜上温柔地梳着,轻轻地梳着。黄蓉恍惚感觉是小武的手化成了无数的小手指头在她的阴阜上搔扒,哦,也不是搔扒,像是爱抚,更像是轻薄…当黄蓉心里起了这种异样感应时,那小嫩屄的沃土里也渐渐探出一棵娇嫩无比的小豆芽,期待着春风的吹拂。每当小武故意将发梳碰触到小豆芽时,黄蓉全身就会微微一颤,小嫩屄也跟着吐出甜蜜蜗涎,屡试不爽。于是小武将发梳逐渐离开阴阜,朝大腿内侧匍匐前进,黄蓉也没有出声制止。

  小武想:「师娘喜欢我这样给她梳,喜欢我梳啊梳,梳得她嫩屄淫水流出来,梳得她全身酥软无力。」他继续轻轻地梳、温柔地梳下去。黄蓉躺在草地上,心里很是渴望小武能将梳子移到淫骚的小嫩屄上搔爬,可小嫩屄没有长毛,怎么藉口?还是害羞不能说,所以黄蓉就任小武随心所欲去了。小武发现师娘配合度很高,他梳到她的大腿内侧,她就稍微张开大腿;梳到她的阴户上,她就蠕动大屁股,放肆的从阴唇中流出淫水给他看;梳到股沟,黄蓉还特地张开大腿,挺高丰臀,让他彻底梳理到她的小屁眼,这些地方是黄蓉全身最敏感的所在,黄蓉理所当然的被一把小梳子「调理」得全身发抖,娇声连连,淫水不知从阴户中流出了多少次。